疫情的拐点一直没有出现,“ 85后”医生李文亮的去世,却再次将民众的情绪带至一个高点。


隔着屏幕,每天持续上涨的确诊数目,不只是数字,而是一个个生命。李文亮的离开,触动大家的,除了他为疫情吹响的前哨、受到的轻率对待,以及被刻意隐瞒的真相,当然还有一个年轻生命的陨落。


我们都知道,这个生命的光,擦亮的是什么,不管在当下能否改变世界,但至少已经在人们心里留下火种。就像这场疫情带给我们的改变,都在每个人心底悄然发生,尤其是像李文亮一样,作为“85后”“ 90后”的“我辈”,这场疫情就是我们的“拐点”。


ART POWER 100「艺术发现」单元的年轻艺术家们,很多人的新年工作计划都被疫情打乱了,但每天都在不断发生的这一切,又带给了他们新的思考。



不应该也不能去逃避


面对疫情的严重,看着不断支援到武汉和各地疫情中心的医护人员、新闻工作者以及其他的一线工作者,艺术,无论以任何形式出场,似乎都不合时宜。作为艺术家,能做的或许只有感受和思考面对。

 

袁可如

作为一个共情力比较强的人,看着那些感染中痛苦绝望的百姓、以及在一线高负荷运转的医护人员和工作者们,会有很大的无力感和愧疚感,在这种危急时候,自己作为艺术创作者,好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很怂的待在住所。又无法不去关注现实,虽然其中有大量的不实信息缠绕,但更多的是悲剧在赤裸裸的发生,不应该也不能去逃避。

 

刘 潇

担忧疫情的同时,时常被以己为重的利益纠纷触怒着,也被至善人性感动着。前几天我的一个甲方一直在免费送周围朋友口罩,虽然不多只有几个,但还是让人动容。

 

谢天卓

和17年前不同的是,发达的连接手段(包括人员流动的便利)让所有的信息都无筛选且快速的进入我们的视野,无论是从视觉上还是事件的逻辑上,让人颤动。

 

蒲英玮

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过年期间一直也在工作。每天从他们回家后对工作和形式的反馈,与在网上看到的各种文章中的情绪、情况差异很大。这种差异给我挺多感受,目前尚未有结论,但我总希望能保持关注,保持观察,保持冷静,也保持希望。原先对当下社会状况的认知在疫情中得到了一次颠覆性的更新。

 

裴 丽

伴随疫情的到来,思绪也随其难以平复,开始的那一周整天想着我要做什么,我能做点什么,计算疫情进程模型,想着要做志愿者要捐钱,接连起起伏伏大大小小的消息,我变得沉默。

 

王晓曲

那边情况依然会好起来,然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


褚秉超

我雕塑本科五年在武汉读的,这个城市有太多人和事在牵挂着我。心里一天比一天难熬。等疫情消退吧。希望疫情早日得以控制!



足够真实和强烈


疫情就像一座大山,对原本的社会机构和运行机制压制到极致,社会的问题暴露无遗。甚至不需要所谓知识分子的揭示,就赤裸裸显现在这里。而全民在线参与、发声、自发组织,则从另外一方面构建了一个新的运行机制。


杨圆圆

苦难如同魔镜,照出乱世的本相。在这样的特殊时刻,池中温水被迅速抽干,许多人才惊觉池中原本的阴暗现实。但另一方面,也深切觉得在黑暗中看到了凝聚的光芒,越来越多的人在彼此联结了。小的阵营在逐渐扩大。希望经历这一次的灾难,能唤起一批人的觉醒。 


今天最受鼓舞的时刻,是跟我妈视频,她说:“终于开始理解你了,我们这代人都沉默太久了。今天看到我以前的同学也在发声,如果我们这代经历这么多事的人都开始发声,事情可能就真的不一样了。”(当时努力做了表情管理,挂了电话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今年,一些安排必然会受到影响,比如去美国的行程,比如下一步电影资金的申请,方方面面……但处于这样灾难与变革的时刻,小我真的没那么重要。人生本就无常,要认真做好眼下能做好的每件事。这些天已经缓缓复工(在心情相对平静时),目前在进行两部电影相关的工作,一部短片已完成拍摄,正在剪辑;另一部长片自2018年下旬就开始拍摄了,目前大约完成了70%的拍摄内容,正要开始申请后期制作的资金支持。就像上一个问题所说,我相信人与人联结的力量。而我也相信这是艺术最大的意义:跨越区隔,建立联结。而围绕这一点的思考,也一直渗透在我的每件作品当中。


时子媛

当灾难真正来临时,艺术的确很难能做些什么。但这次疫情给我们带来的感受是足够真实和强烈的,近来每日了解疫情的变化,这也成了人们每天最常讨论的话题,这种参与也许可以在创作上给我们带来更为深刻的思考。


林 欣

我在思考2003年的SARS和今年的新冠状病毒之间的联系、区别和政府及社会的进步和变化。并想增加思考科技在人类疫病防治方面的发展和作用,以及在新闻透明度方面的利弊。


孟晓阳

今年在家是近十年来最多的一次,也许是农村冬天萧条的气氛,感觉现实中的和我想象中的世界越来越远,发展各种畸形,社会机器依然按等级优先供需,它会让一个区域的时间走得快,也可以走得慢。


王晓曲

在疫情中度日让我在虚无中重新思考了生存以及工作的价值和意义。这让我确定了在未来的工作中我会分配更多时间用于学习,而不仅仅着重产出,并且我会考虑将表达扩展到其它不同媒介中。目前工作上条件有限有力无处使,正好可以探索些旧东西。


李 超

我一直都在以寻找真相过程来作为创作的来源,这次实在太多题材可以去进行思考到创作。


刘 娃

无人机监督戴口罩,视频遗嘱分财产,现实比科幻更科幻。


甘 健

最近还是非常关注当下的疫情,关注救治进度,关注这次事件中网络与社会呈现的不同面貌,关注其对未来科技应用、社会发展可能带来的影响。作为一名普通人,我相信在共同的努力与配合下,一个工业化社会有充足的能力战胜疫情。


20万小组

在疫情爆发前,我们做了一个行为艺术,似乎和疫情有一定的关联,想表达一个学艺术的人在国家有难的时候,也无能为力。本来还打算今年在湖北办展览,以冰山为主题的艺术行为,但是今年发生了这个疫情,阻碍了我们的行为。



封闭的界线


整个春节的自我隔离,对人与人、人和空间以及人与社会的关系,都是一种新的挑战。而这种以防控疫情为出发点的空间封闭,和对界限的严格控制,又会将我们和社会引向哪里?

 

张文智

春节期间最大的感觉还是恐惧,其实并不是因为疫情本身的恐惧,而是对自己的焦虑情绪而产生的恐惧。所以这段被禁足的时间里,想到的方案和写出来的东西基本都是蜷缩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似乎是这样能够自己能更加安全点,把自己围起来也就不会有太多的焦虑产生了。至于思考与行动,都是在对这样的密闭的空间的进行幻想而展开的。




人类,自然的注脚


和被困在有限室内空间的人类不同的,自然环境里的一切依然有条不紊,柳条抽芽,玉兰开花,猫狗叫春。天灾,人祸面前,再次让我们感受到真正震慑的,是自然的力量,甚至灾难的起点,就是由食物链顶端人类的傲慢所造成的。

 

裴 丽

学艺术,做艺术的我百感交集,没钱搞捐赠,没胆上前线,没口罩出门,这几天就尽量控制少看新闻,多看看书。书上说,“没有一种生物体可以再缺乏其他生命的世界里存在。不可见生物才是地球上的主角,它们包括细菌、古菌、病毒以及很多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真核生物。如果有先进的外星球物种降临到地球上,编辑一部生物百科全书的话,那么其中大部分内容会介绍肉眼不可见的世界和原核生物。被我们一般认为是全部生物的真核生物只用薄薄几卷就可以备介绍完。人类在动物卷里最多就占一个注脚,一个显眼的注脚,仅此而已。”


在往科学的高峰去攀登的过程中,无疑是需要人文的光辉去照耀的~希望艺术家们能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老实待着,不出门,不哗众取宠,做好自己。

 

刘海辰

春节期间在家做作品,关于自然力量和人类欲望的描述。


珍惜亲人


疫情发展的太快,所有人的计划被打乱得措手不及,让原本该热闹欢愉的春节冷清、压抑。但就像我妈说的“家人都在身边,也算安心”。灾难和痛苦中,我们尤其该珍惜的,就是身边的家人。

 

蔡雅玲

春节一直和父母和孩子在家呆着,陪着两个孩子学习和关注疫情变化成为最重要的事情。现在的情况好像一切都需要停下来,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那些作品对这个世界有意义吗?到底怎么做才有存在的价值。还有身边活生生的人,和她们的交流的记录。


李琳琳

每天关注国内外新闻和一些微信公众号,春节期间家里人感冒病了,普通咳嗽感冒又没法去医院,诊所不收治,全力以赴照顾家人,这两天才好转起来,我也感到松了口气。家人健健康康的在一起是多么重要啊。



自我隔离


纵使我们已经踌躇满志,但在疫情肆虐,唯有自我隔离才能抵抗疫情的当下,大家能做的同一般人无二,等待疫情过去。对于工作方式本就更加个人化的艺术家而言,继续自己的创作计划,正是在“做自己能做的事”。


童昆鸟

现在最担心柏林画廊周的个展没法如期运作品 . 现在每天去工作室像做贼一样。今年计划肯定有调整了。


王海洋

春节期间一直忙于做X美术馆三年展的影像作品,目前的形势对我个人创作而言没有任何影响,只是近俩月的国内展览安排被推迟。


谭 天

没有什么思考也没什么行动,呆在家里不怎么看手机。本来说是去新西兰旅游的,顺便拍点东西,但因为疫情取消了。


劳家辉

不出门就在工作室画画,今年没什么改变,在做什么还做什么。


金 钕

春节期间一直在带娃和做新作品之间穿插。我的工作性质比较私人,不会受大环境影响,所以没有什么调整,平时也是这样工作和生活的,今年的大计划是争取在年底前做一个个展。


李 钢

好好活着。

今年的计划不会变,正在为今年的个展做准备。


胡为一

春节在家呆着,看电影和书,构思新的作品方案。今年工作计划没有什么大调整,还是以个人创作为主。


钱佳华

春节期间一直在工作室,工作学习,关注疫情,只是材料工具需要提前网购,有备无患。



疗愈同类


如果艺术可以作为人类苦难的最后一道防线,精神疗愈,或许会是艺术在这场疫情中能为人类做的最好的事。

 

刘 潇

新的一年,很多人的心理受到创伤,所以我会做更多关注精神层面的修复和疗愈的设计,精神是一切文化的来源,存在着希望也许就是精神力量的意义。


最后,想用鲁迅先生的一段文字来表达此刻心境,相信也是很多年轻艺术家的心境。


“只是向上走,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悼念李文亮医生

1986-2020




出品人 / 马继东

主编 / 尹菱

——

执行 / 陈媛、刘霞

编辑 / 阿爽 

实习设计 / 李芷君

——

专题策划 / 刘霞

特约撰稿 / 黄梅(欧洲驻地)

——

监制/ 舒剑

首席运营/ 李海虹

——

官方网站   www.artpower100.com

栏目合作/ 项目咨询   media@artpower100.com

2020-02-12

艺术疗愈 | 青年,向上走

这场疫情就是我们的“拐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