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前话 

2019年,在全球政经局势剧烈震荡的背景下,各行各业都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局,艺术圈也不例外。而作为艺术生态圈承担美育公教职能的民营美术馆,能否寻求变革突破?

罗振宇在今年的跨年演讲中,兜售的关键词是小趋势和非共识。观察中国的民营美术馆,2019年的种种新举措,似乎也在印证着同样的迹象:
昊美术馆将艺术设计商店从上海开到北京王府井,木木美术馆在老城区打造艺术社区,宝龙美术馆在厦门复制艺术商业综合体,今日美术馆瞄准未来筹建艺术今日学院......
今天的美术馆,正从之前的单一展示场馆概念,逐渐发展成一种全新的艺术场域——融合了艺术品鉴、艺术教育、艺术销售、艺术社交、艺术生活等多元样态——观众、人流、票务成为民营美术馆必须面临转变的小趋势。
另一面,民营美术馆与画廊不同,一出生就谨慎地与商业保持着距离,有着学术、收藏、公教、展览最本质的属性。不同出身、不同背景、不同个性的民营美术馆在各自运营轨迹上很难达成共识。在依靠捐赠收入很难维系持久发展的当下,各家民营美术馆又该如何破局呢?
ART POWER 100自8月起重磅推出中国民营美术馆改革系列,继上周刊发昊美术馆掌门人郑好、宝龙文化中心许华琳的访谈之后,本期将推出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的独家专访。



今日美术馆从2002年成立到现在将近20年,经历了中国民营美术馆的所有阶段,历经过磨难,也享受过荣光。


高鹏,2011年初加入今日美术馆,2013年就任今日美术馆馆长的职位时刚刚31岁。如今,在美术馆工作也走到了第9个年头。业内一位资深朋友调侃说,高鹏在今日美术馆居然坚持近10年,年纪轻轻撑得下来,应该是一个世纪谜题了。

 

的确,9年在人类长河中不过是转瞬即逝,但是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来说,这9年记录了他从而立之年走向不惑之年成长的印迹。他把美术馆运营这件事始终当做一个个课题去研究,以自己的践行完成了一项项高质量作业报告,也赢得了业界的赞许。


今日美术馆馆长 高鹏


如今,今日美术馆三个场馆分别定位于自主策划的学术性展览、以票房收入为前提的新潮前沿领域的流量展、以合作联动为主的切片式展览。而近几年,今日美术馆成立了新媒体实验室,希望在艺术与科技结合的艺术创作中开掘出一条符合东方文化与哲学逻辑的创新之路,为世界带来最前沿的学术研究成果。

 

不管展览内容如何,今日美术馆始终定位于面向公众的非盈利机构,在公教部门基础上扩展成“观众体验部”,提供观众观展期间的所有体验服务。这个部门与策展学术团队形成今日美术馆的左膀右臂,保证展览从策划、执行到传播交流之间的无缝对接。


观众体验部导览现场


在观众眼中,今日美术馆的每一次展览开幕都像是社会的一场社交盛宴,各种时尚、潮流、泛文化领域的大咖、资深人士齐聚,以现代音乐、当代表演、多媒体等多种艺术形式与视觉艺术形成渗透与彰显。去年,今日美术馆仅票房收入已达1300多万元,今年的数字也值得期待。


除了展览之外,今日美术馆在出版领域亦有拓展。除了保持艺术学术独立性之外,也增加了生活美学的出版范畴,加大与公众之间的沟通与交流。就在今年的7月份,今日美术馆还推出了今日学院,希望通过艺术教育增加与公众的粘性。正如高鹏所说,今日学院不仅仅满足了公众对艺术深入研讨的需求,在推进过程中,每一个工作人员也是学养补给的最大收益者。


高鹏馆长导览现场


近日,ART POWER 100对高鹏进行了专访,我们没有过多阐述今日美术馆做了什么,而是把高鹏在美术馆运营道路上的诸多思考分享给读者。“生生不息”、“爱与责任”应该是高鹏行为处事的精神DNA,希望文中的内容能像一本教科书一样让大家受益。



内外结合 打破资金壁垒


ART POWER 100: 今日美术馆作为一家民营美术馆,与其他的民营美术馆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高鹏:今日与其他馆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就是它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资方来提供稳定的运营资金,还需要不停地去寻找资金进行自我运营。举一个例子,比如说一个学术大展,实际展览成本是不低于400万现金的,加布撤展四个月的场地水电、物业、保安、保洁及实际工作人员等成本大概也要将近400多万,也就是说做这样一个展览至少要不低于800万的现金流才可以实现。而每年一号馆至少3个这种规模的展览。提前一到两年就要规划下一年的大展,要同期不断筹措几个展览和场馆运营资金。


二号馆主做流量型的展览,也会存在非常现实的问题。目前新建的美术馆非常多,很多美术馆初期缺乏内容,给合作方的条件非常好。今日美术馆如今再去跟合作方要场地费,其实已经行不通了,就必须采用合作制,作为馆方就要承担场地费用或出一点费用双方合作,才会觉得可以分摊风险,然后再根据展览规模投一笔费用。如果要做高质量的展览,一般也不能低于两三百万,否则展览的票房是不可能有可观收入的,展览的投入和产出也是成正比的。所以综合来看,三个馆并驾齐驱,还有大量的教育活动要做,对美术馆的筹款能力要求很高,只能一边做一边找资金。


2018年    妮基·圣法勒:二十世纪传奇女艺术家

及她的花园秘境展览现场

2015年 上世纪——吕胜中个展现场


ART POWER 100:今日美术馆不是做了很多票房收入可观的新媒体展吗?未来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打算?

 

高鹏:在举办第二届未来馆时,我们和小米的合作比较成功之后,有很多赞助商来找我们合作,但我们认为不能做那种沉浸式的展览了,继续做下去对行业没有什么贡献,也不是我们做未来馆的初衷。

 

所以第三届的未来馆严格意义上来说,几乎没有赞助商,就是因为它的内容太“硬”太“冷”,因为我们希望把科技和艺术的结合引入到更哲学的思考,回到艺术与人、科技与人、艺术与科技的本质关系讨论上。


今年今日美术馆一号馆的四个展览也都在这个领域内讨论,比如叶锦添和徐冰的展,都是对技术、艺术和人本身价值话题的探讨。在整个当代语境下,我们也希望会有所突围,探索出中国自己当代艺术的一个可能性,拥有更加本土的话语地位。明年加拿大的的一个美术馆就邀请我们全权参与他们的新媒体馆筹建。


2017年  小米·今日未来馆   .zip未来的狂想 


2019  第三届今日未来馆   机器人·间 DE JA VU


ART POWER 100:那筹款还是你一直困扰的难题吗?


高鹏 : 有一次,去谈判大型赞助资金,谈完后我都想给自己抽一个嘴巴,就觉得高鹏,你这是自取其辱,这份工作就是艺术乞讨。但是做了一段时间,你就觉得这个问题不解决不行,这就是馆长应该解决的,我不应该天天只停留在策划展览里面。你没有几千万资金,你做不了好的艺术家的展览,资金不解决,其他东西都白扯。


现实蛮残酷的,你要不就做,要不就不做,不可能什么都会给你的。所以你作为馆长,你的学术判断有的时候是被限制的,你要考虑到非常具体的运营的可能性,你是不太可能天马行空地去做。总是要厚着脸皮再去碰筹款的事情,面对各方面的困难和矛盾。


2019年   世界图像:徐冰《蜻蜓之眼》展览现场

2016年   何云昌今日美术馆大型回顾展展览现场



坚守艺术本质  做行业模版


ART POWER 100:对于馆长来说,既要坚守艺术本质,又要承担经营方面的压力,只能自己找出路、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吗?

 

高鹏 :我进入到美术馆这个行业的时候,看过一本书,大都会美术馆馆长写的那本书,它里边特别提到,美术馆从业人员是不可以跟画廊有对接的,如果你一旦接触到商业、参与买卖的时候,你可能终身都不可以在这个行业里面工作了。这个事情对我的影响挺大的,我还挺坚守这个原则的。

 

我做美术馆已经是第九年了,特别切身的一个感受就是如果你做一个展览,没有大的资金和体制保证是无法做成的。人们的眼界高了之后,无论你做成什么样,都会有一个更好的馆来做比较。今日美术馆有自己在体制方面的天花板,我们不能轻易的做大金额的抵押,所以展览的排序都是在我们能力范围内,尽己所能把展览做到最好,做到满意。

 

北大光华也已经把我们的运营案例列入他们MBA课程。如果这些企业家们自己去做美术馆,总有一天他也会去聘用职业经理人,不再进行资金投入,或者整个艺术产业没有那么大收入的时候,就会面临与我们一样的困难。经常有很多同行来找我们,咨询同样困境时的解决办法。所以我们从2014年起,把所有真实数字全部公布,作为行业的前车之鉴。



今日美术馆 年报


ART POWER 100:从2014年开始公布年报来看,是不是可以说明,今日美术馆走过了最艰难的4、5年,开始有信心的面对未来了?

 

高鹏 :也没有。其实我们每一年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我们每一年都是在重新开始,它不像上市公司或传统企业的运营模式是可以积累的。美术馆的情况每年都在变化,每年都需要新的运营方案对应新的艺术家和展览。我们需要进行不断的调整,一直挑战自己的想象力,不断焕发美术馆的新活力。如果大家连续看美术馆从2014年到今年的年报,就能感受到,我们每年都在改变,不断适应新的发展和需求。

 

ART POWER 100:那你释放压力的方式是什么?


高鹏 :我也会找人倾诉啊,另外我喜欢做创新型的项目,新项目会激发起新的热情。我从六岁开始学习艺术,我在艺术文化这个事情上有天生的热情,就是说我愿意做这个事儿。像这段时间,我们又在筹建今日艺术学院。我从本科到博士后做完了之后,对艺术教育有自己的一个想法,很想有一个乌托邦似的教育实验田。


今日艺术学院开学典礼


高鹏馆长为今日艺术学院学员导览


ART POWER 100:在今日学院这个项目上有规划吗?将来会是一个什么状态?


高鹏 :今日艺术学院有未来儿童艺术中心、成人艺术教育学院及海外游学三大板块。其中成人艺术教育学院又下设:艺术创作、展览策划、文博机构运营、多媒体艺术、生活美学、艺术财富管理等方向课程。目前规模并不大,新装修的教室在9月中旬才能全面投入使用。今年春季只开了一期,然后10月份开秋季第二期,目前也只上了四个月,但现在反响特别好,秋季班也基本招满,希望学员获得最有效的接收和最好的体验。教育需要慢慢积累,慢慢来。



聚焦观众  打造完美观展体验


志愿者参与展览互动

2014年 今日·我们拥抱 互动活动现场


ART POWER 100:观众在美术馆运营中是不是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高鹏 :当然。传统的展览是围绕藏家和一个小范围群体来做的,比较倾向于画廊型的,来的这些人其实对这个艺术家已经有充分的知识储备,已经很清楚展览中艺术家的背景。他们看到艺术家的作品,会跟他自己的收藏和对艺术家的经验相连结。


但是今日美术馆就是一个公共性的美术馆,是一个对公众开放型、知识传播型的美术馆,必须面向公共,就是说每个公众群体你都要去涉及到。


当你开始迎接大众的时候,你的展陈、美术馆本身和美术馆学这些东西都变得特别重要,必须要进行转化,也就不是一个简单的邀请艺术家为艺术家提供足够的资金和服务做展览这么简单了,必须帮艺术家的作品进行二次转化展示给公众,从展陈、美术馆学、公共教育、观展服务都要做。


儿童公教课现场

妮基·圣法勒个展前儿童互动区布展


ART POWER 100:今日美术馆成立了“观众体验部”,这个名称很特别,与很多美术馆的公共教育部有什么不同?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高鹏 :我觉得这也是重视公众的一种体现吧。对于公众的服务不仅是要解决艺术教育的问题。从观众进入到美术馆开始买票,就已经开始体验一个美术馆了,包括公教活动、会员卡办理、会员服务等每个环节,都是在感受美术馆对外的形象,我们叫观众体验部的理由也在这。


展览部和观众体验部的功能交接,我们叫“交接棒”,开幕式开始之前,全部都是展览部的事情,开幕之后,就都是观众体验部的任务,这样避免了很多部门间的推诿,工作效率有所提高。



十年沉淀  企盼未来


高鹏与叶锦添在个展前交流方案

2019年    叶锦添:全观 展览现场


ART POWER 100:做美术馆的近十年中,对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高鹏 :我以前真的是当好学生当惯了。好学生的特点是什么?就是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夸赞或者是认可。但现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是事倍功半,即便做了很多,别人也不一定能看到。所以要建立一个更加坚定的价值观,才能不断前行。


我现在觉得遇到什么都会先去接受,并发现自己身上问题。以前不会觉得是问题,现在觉得这就是你的问题,然后你要去接受这些问题,觉察这些问题,勇敢地去行动、去面对、去改变。它在打磨掉我之前身上的戾气。


我常常觉得,当你回望一生的时候,至少是十年为一个单位吧,而且每一个十年是为下一个十年做准备的。我觉得所谓的成熟就是因为你经历了这个事物成长好的阶段、不好的阶段,你都经历过了。不能说好的时候我就冲进去,不好的时候就跳出来,这个可能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


徐冰个展前 高鹏与徐冰及策展团队交流

2019年    世界图像:徐冰《蜻蜓之眼》论坛现场


ART POWER 100:你做馆长,底气肯定是有了,能说进入到一种自由的状态了吗?


高鹏 :还是会有困难,但是心里已经不惧怕困难了,我觉得我有应对的方法。就尽可能的不把它当成困难吧,你可以哭着讲,你也可以笑着说。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很累了,然后我们同事跟我开玩笑,高馆长,不用那么要强,不用策划什么主题先锋展,出力不讨好,其实咱们把馆藏的大作品摆一摆,不也挺好的嘛。我想也是啊。哈哈,开玩笑。

 

ART POWER 100:因为你是好学生,你要拿高分,不能60分及格啊。


高鹏:哈哈。遇到一个事儿,前提就是你想不想做。其实随时都可以做,随时都可以放弃。哭也是做,笑也是做。你只要想做,那你就高高兴兴地跟大家一块努力做好呗。其实心里还是放不下如何创新美术馆的运营方式、做好展览、推好艺术家的念头,自己和自己较劲。





出品人/ 马继东

主编/ 尹菱

——

采写/ 尹菱

责编/ 伊墨、增烨

编辑/ 阿爽、瑛子、周宸伊

实习编辑/ 增烨

——

特约撰稿人

谢媛 (上海驻地)

黄梅 (欧洲驻地)

——

监制/ 舒剑

首席运营/ 李海虹

——

官方网站   www.artpower100.com

栏目合作/ 项目咨询   media@artpower100.com





2019-09-09

话题丨高鹏:打破资金壁垒,方能焕发民营美术馆新活力

遇到一个事儿,前提就是你想不想做。其实随时都可以做,随时都可以放弃。哭也是做,笑也是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