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盖勃吕尔·博克曼》剧照,摄影 Klaus Lefebvre


德国剧场艺术拥有悠久的对社会现实反思、批判的传统,我们提到德国文学艺术,总会首先联想到一系列哲学家的名字:康德、黑格尔、叔本华、尼采等等,德国戏剧也总给人留下严肃的印象。


受益于大众汽车集团(中国)的倾力支持,“柏林戏剧节在中国”行进至第四届,至今引进了八部现场戏剧作品,放映了五部,这让中国观众亲身体验德国剧场严肃思考的同时,更是发现了其中充满活泼与趣味的多元艺术风格。


德国剧场与现实对话的严肃,最直接反映在“纪录剧场”(Documentary Theatre),又称文献剧之中。这种强调用报纸、采访、报告等构成的历史、现实文字,作为剧场创作素材的戏剧类型,其历史悠久,我们只要稍微联想一下二十世纪戏剧史中的“活报剧”“宣传鼓动剧”“史诗剧”等等,对此就会有更加形象的认识。这种戏剧类型,在与不同时事、社会抵抗运动的互动中,形成了丰富的艺术形态。尤其是“911事件”之后,反恐成为全球问题,“纪录剧场”作为一种创作方式再度流行起来。



《共同基础》剧照,摄影 Esra Rotthoff


四年的“柏林戏剧节在中国”相继带来三部德国的“纪录剧场”,分别是2016年演出的《共同基础》、2017年的《国家剧院的绊脚石》和2018年《轻松五章》。汉斯·维尔纳(Hans-Werner Kroesinger)的《国家剧院的绊脚石》是一部实打实的文献剧。演员邀请观众走上舞台,围坐在自己身边,听他们讲述自己剧院(卡尔斯鲁厄巴登国家剧院)1933 年前后,员工因为反犹主义或是左翼自由态度而被剧院解雇的经历。


《共同基础》由生于耶路撒冷的女导演耶尔·罗恩(Yael Ronen)与剧团合作完成,舞台上用了很多灵巧的剧场手法,比如用纸飞机和豆子模拟战争环境,演员用肢体表现南斯拉夫版图的变迁,“举重若轻”地为观众讲述南斯拉夫战争的历史伤痕。


《轻松五章》剧照,摄影 Phile Deprez


米洛·劳(Milo Rau)的《轻松五章》则以孩子作为主体演员,现场复现上世纪90年代比利时臭名昭著的“杜斯特案件”(虐童杀人),因此作品不仅涉及模仿与真实,更引发了有关表演伦理的讨论。


这些“纪录剧场”作品,虽然与现实、历史联系紧密,但是创作者所追求的是处理历史伤痕而不悲情,表演极致悲喜而不憋情绪,这可谓是剧场艺术真与假、思想与娱乐“辩证法”的重要魅力。对于今天的德国剧场而言,“纪录剧场”开始更多处理当下的反恐、移民,甚至人工智能等等新问题,通过艺术家的前期调研与创作,现场与观众的合作等等形式,将这些现实中问题,以充满趣味的剧场表演,重新向观众提问。


正如英国戏剧节大卫·黑尔(David Hare)所说的“艺术中的一切革命都是现实主义的回归”。这些“纪录剧场”作品,不仅重新定义了现实与艺术的边界,更是意在不断打破剧场艺术的边界,比如被称为“日常生活专家”的里米尼纪录剧团(Rimini Protokoll),除了上述实验,更多强调让普通人走上舞台,或是让观众走出剧场,探索表演与现实的多元对话可能。而更多年轻人组成的剧团,比如“她她波普”剧团(She She Pop)、“大嘴突击队”(Gob Squad)等,更是在打破舞台与观众、真实与虚拟界限的等等方面,不断丰富着德国剧场的样貌。


《等待戈多》剧照,摄影 Arno Declair


近年来德国剧场带给中国观众的,除了多样的艺术风格,还有大量与戏剧发展有关的新概念,比如“后戏剧剧场”“戏剧构作”等等。“构作”出现的意义,在于启发了我们如何理解经典与当下的联系。四年间“柏林戏剧节在中国”陆续带来的经典重排,就是对此最好的回答,比如《约翰·盖勃吕尔·博克曼》、《等待戈多》、今年的《奥德赛》与《夜半鼓声》等等都可谓典型案例。



卡琳•亨克尔(Karin Henkel)导演的《约翰·盖勃吕尔·博克曼》将易卜生的客厅复仇剧,通过演员扭曲变形的面具、表演中僵化的肢体,塑造出了一种对于今天观众更有效的心理恐怖氛围,由此得以重新体味易卜生对人性挖掘的深度。伊万•潘特列夫(Ivan Panteleev)的《等待戈多》则将二战后“荒诞剧”的代表作与杂耍艺术结合。舞台上只有一个灰色的斜坡,中心挖出一个倒锥形凹陷,贝克特笔下两个流浪汉看似毫无意义的对话,由演员在这个空间里的跑动、游戏,无实物表演打球、下棋等等游戏表达而出,让观众思考,同时享受观赏的乐趣。


《约翰·盖勃吕尔·博克曼》剧照,摄影 Klaus Lefebvre


提起严肃活泼,不得不提的就是赫伯特·弗里施(Herbert Fritsch)这位剧场老顽童。2017年引进的《他她它》,让观众体验了一把无厘头的快感。一方半透明的蓝色胶质地板,橙色的阶梯和巨型黄色喇叭,舞台上七名演员身穿不同颜色的橡胶衣,头戴仿人皮的面具,全程迅速移动、念诵毫无意义的台词。演员通过不同的节奏、肢体,为观众呈现出一幅幅多彩的视觉画面,这让观众始终沉浸在联想、想象的兴奋之中,就算整部作品看起来什么都没说,观众也自得其乐。


《他她它》剧照,摄影Thomas Aurin


这种观赏过程,好比我们今天看待很多当代艺术总容易生发出“懂与不懂”的讨论,实际上,所有好的艺术都不会是观众的敌人,而是在寻找与观众崭新的交流方式。从“纪录剧场”、经典重排,到欢快的游戏,我们对“柏林戏剧节在中国”项目至今作品的梳理,看似一步步远离对现实的贴身表达,实际上,这恰恰反映出,德国剧场始终没有放弃对现实的思考,他们或严肃表达,或嬉笑怒骂,或着力于打破观演关系,或集中重新编译经典,由此发展出的是让观众对剧场艺术保持想象的更多可能。


《轻松五章》剧照,摄影 Phile Deprez


约翰·伯格在《观看之道》开篇即说“观看先于言语。儿童先观看,后辨认,再说话。”由大众汽车集团(中国)连续支持四年的“柏林艺术节在中国”,为我们提供了解德国、乃至欧洲当代前沿剧场艺术的轨迹,然而真正的理解却需要我们每个人找到、或者重拾观看的能力。我们的生活被艺术所形塑,实际上也正是我们的生活、感官接受习惯,在不断反复塑造、拓展艺术的边界。无论如何,这都让我们对“柏林戏剧节在中国”的未来期待更多。




几年来,大众汽车集团(中国)为中国观众持续开展了一系列艺术文化品鉴和体验教育活动,除了“柏林戏剧在中国”项目之外,还包括了聚焦于音乐艺术、年轻人、全国推广的“中国艺术拓展计划(AEP-China)”、由中央美术学院和德国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牵头主办的“德国8——德国艺术在中国”项目、中国青少年音乐比赛·蜂鸟音乐奖、完美融合了艺术、科技和人类互动的作品“雨屋”等多项新颖而激动人心的文化活动,积极与公众互动并拓展文化教育渠道。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旨在为观众带来引人入胜的文化体验,也进一步巩固中德两国的友好关系。




相关链接

大众汽车集团

大众汽车集团成立于1938年,总部位于德国沃尔夫斯堡,是欧洲最大的汽车公司,也是世界汽车行业中最具实力的跨国公司之一。集团旗下拥有来自欧洲7个国家的12个品牌:大众汽车乘用车品牌(德国)、奥迪(德国)、兰博基尼(意大利)、宾利(英国)、布加迪(法国)、西雅特(西班牙)、斯柯达(捷克)、大众汽车商用车(德国)、斯堪尼亚(瑞典)、MAN(德国)、保时捷(德国)、杜卡迪(意大利)。


大众汽车集团产品销往153个国家和地区,业务领域包括汽车的研发、生产、销售、物流、服务、汽车零部件、金融服务、汽车保险、银行等。截至2019年1月,大众汽车集团全球共有122家工厂,拥有员工664,496人。2018年,大众汽车集团共交付汽车1,080万辆。


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

大众汽车集团是中国汽车工业最大、最早也是最成功的国际合作伙伴。早在1978年,大众汽车集团即开始了与中国的联系。多年来,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市场中始终处于领先的地位。1984年10月,大众汽车在中国的第一家合资企业——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奠基成立。1991年2月,大众汽车在中国的第二家合资企业——位于长春的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成立。

2017年6月,大众汽车集团与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合资企业协议,共同生产新能源汽车。2018年,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携手上汽大众和一汽-大众,全年共交付新车421万辆。截至2018年12月底,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共拥有员工超过10万人。


关于柏林戏剧节

隶属于柏林艺术节的“柏林戏剧节”创立于1964年,现已成为德语国家最重要的文化盛会之一,同时也是全球最著名的戏剧表演艺术节之一。“柏林戏剧节”每年都会从德国、奥地利及瑞士等德语国家约400部新作中,精选出10部“最值得关注”的作品,邀请参加每年五月份举行的、为期两周的“柏林戏剧节”。




出品人/ 马继东

主编/ 尹菱

——

责编/ 伊墨

采写/ 贾力苈

编辑/ 瑛子、阿爽、周宸伊

实习编辑/ 贾增烨、孙海媚

——

特约撰稿人

谢媛 (上海驻地)

陈彦翀 (广东驻地)

黄梅 (欧洲驻地)

——

监制/ 舒剑

首席运营/ 李海虹

——

官方网站   www.artpower100.com

栏目合作/ 项目咨询   media@artpower100.com


2019-07-30

品牌无界丨“柏林戏剧节在中国”:所有好的艺术都不会是观众的敌人

这些“纪录剧场”作品,不仅重新定义了现实与艺术的边界,更是意在不断打破剧场艺术的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