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鼓声》是一部观众走进剧场就开始参与的戏剧。在天桥艺术中心中剧场,我们走进剧场就能看到四周悬挂着“别太动情了”的标语,于是纷纷拿起手机拍照,舞台上的演员随意弹奏着手中的键盘琴,随着他走到话筒前娓娓道来这出戏的首演历史,场灯暗下。


2019年是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助力“柏林戏剧节在中国”的第四个年头,《夜半鼓声》与《奥德赛》便是今年从柏林戏剧节中遴选出来奉献给中国观众的两部经典之作。这两部戏剧都是基于对名作的改编,但是80后导演的介入又让我们看到了年轻创作者对经典文学娱乐、游戏的态度,同时也展现出了他们对现实社会独特的思考方式。


卢平导演《夜半鼓声》剧照


慕尼黑室内剧院演出的《夜半鼓声》,由85年生人的卢平(Christopher Rüping)导演,他重新解读了德国著名戏剧家布莱希特21岁写就、24岁首演的剧作,并且在两天的演出中为观众提供了两种不同的结局(一版忠于原作,一版导演改编),这着实唤起了不少年轻观众的热情。


1922年《夜半鼓声》首演现场


贝托儿特·布莱希特(1998-1956),这位中国剧坛常年挂在嘴边的“老朋友”。从1929年首次出现在中国译者的笔下,新中国成立后更是两度形成译介、传播的热潮。布莱希特和他的“间离”戏剧创作方法,成了中国从戏剧创作、演出到演后谈提问环节的高频关键词。今天,中国观众终于迎来了一场来自布莱希特家乡的排演版本,这不得不让我们心生期待。


卢平导演《夜半鼓声》剧照


布莱希特的《夜半鼓声》以遗憾的爱情开场,却走向了一个充满讽刺的结局。安娜与炮兵克拉格勒相爱,然而克拉格勒奔赴前线后一去不回。安娜的父亲,一个凭借战争期间制造弹药筐发财的商人,趁机提拔了自己的伙计穆尔克,安娜与穆尔克结合并怀了孕。战争结束了,克拉格勒从战场归来,正赶上安娜与穆尔克要去小酒馆举办订婚仪式。安娜拒绝了克拉格勒,心灰意冷的克拉格勒在酒馆遇到了斯巴达克团起义的群众,决心加入革命队伍。此时安娜再次找到克拉格勒,告诉他自己并不爱穆尔克。克拉格勒经过内心矛盾的斗争,听从了爱的召唤,放弃革命,选择了与安娜重拾爱情。


卢平导演《夜半鼓声》剧照


爱而不得,或是留有遗憾的爱,是所有爱情故事的魅力内核。然而布莱希特却没有留给观众感伤的机会,而是快速将爱情作为故事天平一侧的砝码,另一侧则放上了严肃的革命。《夜半鼓声》创作于1919年,剧中的情节,取材自同一年德国境内爆发的斯巴达克团起义,意在反对帝国战争,改变工人处境。只不过布莱希特选择了一种更加独特的编剧、写作方式,来反映自己对这段现实的思考。


卢平导演《夜半鼓声》剧照


一个世纪后,卢平导演的这版《夜半鼓声》为观众提供两版结局,也成了卢平导演有意思的剧场实验,克拉格勒面对革命与爱情的选择,天平到底应该倾向于哪一方?对于今天的观众而言,依然无法轻易给出答案。


尽管卢平加进了许多当代导演在剧本、舞台表现上的一些思考,但是从开场观众席里悬挂的标语,演员大声念诵的舞台提示,观众席里时而亮起的灯光,到演出中演员不断的“跳进跳出”,这些都能让我们联想起看过、听到,学过的那些布莱希特戏剧方法。


1917年布莱希特在奥格斯堡


《夜半鼓声》让布莱希特获得了当年的克莱斯特奖(Kleist Preis),在德国剧坛崭露头角,但当时的他还没有系统提出上述这些后来被归为“间离”的戏剧方法。不过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催生《夜半鼓声》的慕尼黑岁月,成了奠定布莱希特日后戏剧创作方向、方法的灵感故乡。


1918年,20岁的布莱希特离开距离慕尼黑不到一小时(火)车程的小镇奥格斯堡(Augsburg)成了一名慕尼黑大学的学生,与他一起来到慕尼黑的,还有他对诙谐幽默的平民娱乐方式的喜爱、他鲜明的反战思想以及对自己所处的小资产阶级的反思与批判。


1923年布莱希特与瓦伦汀在慕尼黑啤酒节演出现场(左二为布莱希特)


布莱希特的慕尼黑岁月与两个人的名字密不可分:一个叫魏德金(Frank Wedekind),一个叫瓦伦汀(Karl Valentin)。两人的共同点是都深爱、并且浸染于卡巴莱艺术。


布莱希特对卡巴莱(Cabaret)表演情有独钟。这种19世纪末20世纪初风靡欧洲的演出,是一种依托于酒吧、餐厅或俱乐部等不同空间,融合歌舞、喜剧的表演,如果非要在中国找一个近似的本土艺术形态,有点像我们的评书、相声剧演出。卡巴莱的现场演出氛围轻松,演员从不刻意体验角色,而是依托于现场充分展露自己的个性,与观众进行即兴交流的自然展现。


魏德金(左)、布莱希特(右)


魏德金可算是布莱希特的偶像作家,布莱希特不仅积极观看魏德金的卡巴莱演出,魏德金的剧本更是深深启发了他的创作。


瓦伦汀是布莱希特最爱的卡巴莱演员,这个被称为“德国卓别林”的艺术家,年长布莱希特16岁,与他可谓忘年交。两人不仅合作演出多次,瓦伦汀的表演方式,夸张的肢体、滑稽的妆容、随意打破故事的线性结构、在演出中插入歌曲等等,更是对布莱希特的创作形成了多元的启示。


卢平导演《夜半鼓声》剧照


卢平导演这版《夜半鼓声》舞台上,安排了一个负责操控点唱机的演员,他向观众解说剧情,用阿黛尔、杰克逊的流行旋律,即兴演唱布莱希特的台词。这实际正相当于今天消费文化中的“卡巴莱”主持人。


卢平导演深谙如何调动今天观众情绪的视觉密码,在全剧的第四幕中,他将原作中小酒馆里插科打诨的对话,转换成了极具视觉艺术魅力场景。伴随着浓烟与照向观众席的巨型灯柱装置,演员站在话筒后面,大声向观众念诵台词,传递愤怒,对此观众怎么能不兴奋?而这与剧场里随处可见的“别太动情了”的标语,形成了一种强有力但很有意思的对比。        


卢平导演《夜半鼓声》剧照


所有的艺术都是对现实的反映,布莱希特这些创作灵感的来源以及此后作为戏剧方法的定型,实际也是为了找到一种独特的回应现实的方式。不过布莱希特想要的更多,他希望观众不仅重新看到现实,同时产生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想法。这从后世布莱希特给予热情的观演空间中不难看出一二:卡巴莱、体育馆、拳击场,布莱希特欣赏这些座位上的观众,他看重的不是观众观看什么,而是怎么观看,如何积极思考,甚至主动参与。


杨福东的摄影作品铺陈于多屏幕之中,任观众基于个人的理解

寻找、分析、组织起属于自己的叙事


美国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版画作品

没有焦点、没有图像,只有观众自己在观看的行为


这些对于今天的观众而言,不仅仅是戏剧领域,就是目前的当代艺术展览、摄影装置展览也采取了沉浸式观演模式,艺术家们亲手塑造起一批具有主动参与意识的观众。我们不再缺少愿意参与观看、甚至演出的观众,然而看什么,依然是个问题。


柏林戏剧节剧照


柏林戏剧节是与法国阿维尼翁、英国爱丁堡并列的世界重量级戏剧盛会,自2016年至2020年“柏林戏剧节在中国”计划用五年时间,由中德专家组从当年的“柏林戏剧节”中选出2-3部作品,于次年在中国演出,今年已经举办至第四届。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四年来持续推动“柏林戏剧在中国”及中德文化交流活动,不仅为中国观众带来了德国剧场的前沿美学,更是演出了像《夜半鼓声》这样充满思辨魅力的作品,让我们从中看到艺术与自身所处现实的关联,得到新的启发,同时产生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想法。




相关链接


大众汽车集团

大众汽车集团成立于1938年,总部位于德国沃尔夫斯堡,是欧洲最大的汽车公司,也是世界汽车行业中最具实力的跨国公司之一。集团旗下拥有来自欧洲7个国家的12个品牌:大众汽车乘用车品牌(德国)、奥迪(德国)、兰博基尼(意大利)、宾利(英国)、布加迪(法国)、西雅特(西班牙)、斯柯达(捷克)、大众汽车商用车(德国)、斯堪尼亚(瑞典)、MAN(德国)、保时捷(德国)、杜卡迪(意大利)。


大众汽车集团产品销往153个国家和地区,业务领域包括汽车的研发、生产、销售、物流、服务、汽车零部件、金融服务、汽车保险、银行等。截至2019年1月,大众汽车集团全球共有122家工厂,拥有员工664,496人。2018年,大众汽车集团共交付汽车1,080万辆。


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

大众汽车集团是中国汽车工业最大、最早也是最成功的国际合作伙伴。早在1978年,大众汽车集团即开始了与中国的联系。多年来,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市场中始终处于领先的地位。1984年10月,大众汽车在中国的第一家合资企业——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奠基成立。1991年2月,大众汽车在中国的第二家合资企业——位于长春的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成立。

2017年6月,大众汽车集团与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合资企业协议,共同生产新能源汽车。2018年,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携手上汽大众和一汽-大众,全年共交付新车421万辆。截至2018年12月底,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共拥有员工超过10万人。


关于柏林戏剧节

隶属于柏林艺术节的“柏林戏剧节”创立于1964年,现已成为德语国家最重要的文化盛会之一,同时也是全球最著名的戏剧表演艺术节之一。“柏林戏剧节”每年都会从德国、奥地利及瑞士等德语国家约400部新作中,精选出10部“最值得关注”的作品,邀请参加每年五月份举行的、为期两周的“柏林戏剧节”。




出品人/ 马继东

主编/ 尹菱

——

责编/ 伊墨

采写/ 贾力苈

编辑/ 瑛子、阿爽、周宸伊

实习编辑/ 贾增烨、孙海媚

——

特约撰稿人

谢媛 (上海驻地)

陈彦翀 (广东驻地)

黄梅 (欧洲驻地)

——

监制/ 舒剑

首席运营/ 李海虹

——

官方网站   www.artpower100.com

栏目合作/ 项目咨询   media@artpower100.com


2019-07-25

品牌无界丨柏林戏剧节在中国:《夜半鼓声》从1922年穿越而来

《夜半鼓声》以遗憾的爱情开场,却走向了一个充满讽刺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