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经惟最早开始拍摄花题材的作品

是从妻子阳子的离世开始的


齐名杉本博司、森山大道的日本最具影响力的当代摄影大师荒木经惟,1940年出生于东京,受父亲影响,走上摄影之路。31岁时与24岁的青木阳子结婚,他将新婚旅行照片变成《感伤的旅程》,成为荒木经惟的“摄影师宣言”,确立了他以镜头记录生活日常的“私摄影”的定位,也在日本创立了一条新摄影之路。


早在1997年,荒木经惟就在维也纳举办了大型个人回顾展,至此以后,在欧洲的知名度不断上升。1999年,他在东京都现代美术馆举办了“荒木经惟的感伤摄影人生展” 后,其在日本才开始获得相应的评价。


荒木经惟为妻子阳子拍摄的照片


1990年,被诊断为子宫癌住院治疗的妻子阳子亡故,从入院到葬礼,荒木用相机都一一记录下来。因为妻子爱花,也让荒木开始将镜头对准了花,他觉得妻子可能更希望看到他以这样的方式生活。


阳子死后,荒木经惟穿上妻子最爱的大衣拿着妻子的遗像在自家门口为自己拍下这张照片


2008年荒木患上前列腺癌,即便手术住院期间,也坚持用手持小型相机拍摄自己的周围。2013年,荒木右眼失明,诸多病魔缠身。死亡在荒木先生的人生中越来越具体,这反而刺激了他的摄影创作。现年已79岁的荒木经惟曾言:摄影就是人生。即使化成骨灰,我也在拍摄!


本尾久子在展览现场給观众进行导览


日本AM艺术空间创始人、策展人本尾久子与荒木经惟相识相交二十余年,合作至今。当本尾久子第一次见到荒木时,她用“很恐怖,很怕”来形容。她担心他“一上来会不会就把女性的衣服给脱掉啊”。


“花幽”策展人本尾久子对荒木经惟的评语


随着相处,她发现荒木“是非常天真的一个人,只适合做摄影的事情。”后来她开始帮荒木经惟做展览、出版摄影集。2014年,两人合作建立的AM艺术空间落户东京涉谷区神宫前,这里是荒木经惟摄影的个展空间,也是他的工作室。


继荒木经惟“花幽”摄影展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巡展至北京站之际,ART POWER 100特别访问了本尾久子女士,详谈她眼中的荒木经惟和他的摄影艺术。


“花幽”策展人本尾久子接受 ART POWER 100 访问



“花游”到“花幽”


ART POWER 100:这次展览的名字“花幽”呈现了两个关键词:“花”和“幽”,“花”当然代表了展览的主题,但这个“幽”字,并非我们最初想象的“幽静、幽雅”等意思,而是体现了“幽灵”这一内涵。为什么会以这层意思诠释这个展览?


本尾久子:说到“幽”这个展览主题,荒木先生最初只是聚焦于花进行拍摄,最早这个系列取名为“花游”,他想要体现的是和花做游戏,是一个乐园。但是在拍摄过程中,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回忆一些不幸的遭遇,想到死。慢慢地,这个“游”字就变成幽灵的“幽”。荒木先生认为,“花幽”既包括生也包括死,有点包罗万象的感觉。


“花幽”展览现场


另一方面,年轻时的荒木,觉得死亡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他一直都非常惧怕死亡。特别是随着身边亲人的离世,自己也身患疾病时,他觉得死亡的脚步离自己越来越近,更加具象化,他觉得非常的害怕。


然而,到了一定的阶段,他开始以死亡本身作为他拍摄的主题,从正面去审视死亡。他正在经历一个从死反观生,思考生的意义的过程。通过这个角度,反而能够有一种新的阐释——有死作为对比,生又是多么精彩,多么美妙!



ART POWER 100:“花幽”展出的作品横跨1990年至2019年这30年,荒木拍摄的“花”,不同时期有怎样的变化?


本尾久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次展出的“花人生、花曲、色情花、花小说、花灵”等系列其实是按照时间顺序来排列的。


具体来说,不同系列使用的材料、拍摄方式,甚至灯光都是不一样的。比如“色情花”这个系列,拍摄的时候,他使用的是做手术时的无影灯,不是聚焦在一个部位,而是能够看到整个“要做手术的地方”。


每拍一个新的系列,荒木都会尝试一种新的方法,这种转变基本上都要花上好几年。总体来说,不同系列都是荒木先生以“花”为主题的挑战,他一直在挑战。



ART POWER 100:在最近的一些作品中,荒木开始加入花之外的形象,比如壁虎的尸体、人偶,这种变化是出于什么原因?


本尾久子:荒木先生觉得拍摄就是他的人生,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每天都在拍。无法避免的是,他有时也会觉得这是一种机械性的重复,也会觉得有些厌烦。这时候他就会想,我应该做一些什么样的新尝试?



于是他在灵感浮现的时候加入一些新的东西或元素。比如“色情花”系列,他在花上人为地涂上一些颜料,让这些本就娇艳的鲜花看上去像化了浓妆一样。这一思路就是荒木有一天思考女人和化妆之间的关系,思考人生时突然灵感浮现产生的想法。



再看“花人生”系列,他思考的其实不是花的人生,而是自己的人生。再如最近的一些摄影作品中,荒木会把自己比拟成人偶放到花中,他想到的其实是“取景器拍摄到的是一个乐园,在我的乐园里,我看到了地狱,我要把地狱也拍摄出来。”所以,在他的作品中,壁虎的尸体、人偶残肢都是新的创作使用的材料,就像呈现出的一个舞台。


演员廖凡在展览现场观展


ART POWER 100:在“花灵”系列作品中,荒木加入很多中国古代诗歌,比如,在身着和服、躺着的人偶和蛇的组合中,他加入南北朝时期的诗句“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诸如此类,包括“花幽”是用手卷这种方式展示,中国传统文化对荒木有怎样的影响?


本尾久子:在摄影作品中加入诗歌和书法,其实是荒木先生想要呈现一种佛教里的心境,他想要通过照片的形式表现出来——这种形式的组合是不是更有趣,更能呈现荒木自己的风格。


具体来说,荒木之前拍摄了很多黑白照片,在黑白摄影作品中,他想呈现的是“死亡”,后来他觉得,长期拍摄黑白照片,是不是有点寂寥?太寂寞了!他就想加入一点生的元素,所以就选用彩色照片加上文字这种组合形式,通过这种方式来传达:虽然我现在已是一位高龄老人,但我仍旧向阳而生,不断创作,这是一种非常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



从荒木先生本人来说,他对历史、对传统、对老的东西非常感兴趣,他平时很爱看书,涉猎特别广,也不仅仅限于中国传统文化,早年也是一个学霸。在他平时的生活中,他也会写诗,练习书法。荒木先生也发现,他喜欢的这些都来源于中国,他尤其喜欢中国颜真卿的书法。


另一方面,荒木先生从历史的角度出发,特别尊敬中国,他自己非常喜欢中国,对中国未来的发展也是充满期待。他曾经说过一句话:中国有着比日本多出十倍的人口,中国所蕴藏的潜能、才能也应该是日本的十倍!



浓缩成一个字就是“死”


ART POWER 100:拍摄“花”这一主题30多年,荒木自己又如何看待“花”这一主题的呢?


本尾久子:浓缩成一个字就是“死”。荒木先生最早拍摄花卉系列有两个密切相关的重要契机。一是荒木的妻子阳子的去世,展出的那幅阳子在棺木中,被花环绕的黑白摄影作品,就是他最早开始拍摄“花”系列的开端。



另一个更早的契机是荒木先生小时候,在他家附近有一个叫净闲寺的寺庙,寺里种了很多彼岸花,它的颜色就像鲜红的血液一样。在荒木童年时,其他的孩子都还无忧无虑时,他就已经想到了死这个主题。后来,荒木曾用黑白照片的方式拍摄了这里的彼岸花。


荒木现在年纪越来越大,他觉得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最早是父亲去世,后来母亲离世,对他最大打击的是妻子阳子的去世,他想通过拍摄与妻子有着密切联系的花,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他也希望通过拍摄这种形式,加深自己对妻子的记忆,通过拍摄,告诉自己,妻子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



ART POWER 100:您也曾谈到,死亡在荒木先生的人生中越来越具体,越来越浓重,反而刺激了他的摄影创作,为什么出现这样一种状态?他现在如何看待死亡?


本尾久子:荒木先生拍摄的以花为主题的作品,基本不会拍生长在自然环境中的花,通常都是拍摄剪下来的鲜切花。因为拍摄,需要把花剪切下来,算是一种死亡;拍摄以后打印出来,展示给大家看,又算另一种生的呈现。他觉得,通过拍照这种形式,生和死其实是可以循环流动起来的,“花”并不是只有衰败凋谢这样单一的方向。



ART POWER 100:已经79岁的荒木据说一只眼睛已经失明,但他自己却称,“人越老,拍出来的照片越好”。您也说荒木近期的作品“饱含刺激和启示”,在您看来,荒木现在拍出来的照片和年轻时有什么不同?


本尾久子:从策展人的角度来看,整体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作品反映出来的是一种心境上的变化,是荒木先生本人思考的呈现,他的所感所想发生变化。他觉得岁数越大,越能够拍出更好的照片,开始意识到现在的照片好像比以前的拍得更好了。这种意识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他之前一直觉得拍照是一种乐趣,一种享受,只是一个劲地拍。换句话说,他对拍摄、创作的欲望,保持一种忠实的态度,不断地发起挑战。他太沉醉于其中,所以很难有机会回首。除了编撰一些摄影集以外,他很少有机会回观自己的人生。


但是到现在这个阶段,他开始反思。到了这个年纪和阶段,他才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去认真地审视自己拍过的照片。


 荒木经惟觉得自己越老拍得越好



他像一头奔放的野兽


ART POWER 100:在初步接触到荒木经惟的观众看来,他是个很怪、很色的老头,他甚至成为“情色摄影师”的代名词。您和荒木交往合作已有25年,您认为,荒木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又是怎样的一个摄影师?


本尾久子:在没有认识荒木先生之前,我和很多人对他的印象都一样——一个“情色摄影师”。我和他的合作,也是机缘巧合。和他合作时,我也时不时地觉得不安,挺担心。因为荒木要拍摄的主题经常是裸体,很多合作机构其实是做不到的。荒木先生又是一个确定目标就必须做到的人,我们作为协助者,要怎么去帮他完成心愿,其实是非常有难度的事。


在最初和荒木先生接触时,我觉得他就像一个被解放出来的奔放的野兽。在相处过程中,有时我又觉得他就是一个非常有童趣、稚趣的小孩子。但这个小孩子有时可能会爆发出人们意想不到、很残酷的力量。


“花幽”策展人  本尾久子


在更多的接触过程中,我发现荒木先生的技术水平和各方面的修养的确非常高深。他总是无意识就是把自己学到的知识、文化融入到作品中。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是非常敬仰和尊敬荒木先生的。


作为一个策展人,我所承担的角色是帮助摄影师拍出想要表达的作品,最后呈现在公众眼前,这样的角色非常有意思。荒木先生是一个从来不会停下脚步、总是持续不懈创作、孜孜不倦努力的艺术家,跟在他的身后,自己也会不断努力,不断学习。在和他相处的过程中,对自我是一种成长,一路都能看到新的风景。我觉得这也是荒木先生的一种人格魅力吧!


艺术家徐累在现场观展


ART POWER 100:当我们提及日本最近几十年的摄影艺术时,会想到与荒木齐名的森山大道、杉本博司等摄影大家,具体而言,荒木的重要性到底体现在哪些方面?


本尾久子:你提到的森山大道、杉本博司、荒木经惟都是出类拔萃的摄影大师。我们在回首日本这几十年来的摄影艺术时,可以看到他们的作品都有非常鲜明的个人风格,他们都是通过照片(偶尔也有文字)告诉别人——这是我拍的照片。


森山大道一直觉得街拍最充满魅力


森山大道和荒木经惟的私下关系非常好,他们对摄影的观念也有共通的地方,比如,他们都说过“摄影就是人生”。如果说不同的话,森山大道对摄影的理解是“我出发去世界,从世界去偷风景,放到我的作品”。荒木经惟的想法是“我到世界去,和世界里的花花草草、世间万物和平融洽地相处”。


如今已经79岁的荒木经惟依然保持着摄影的创作激情


我们再来谈荒木经惟,我想强调一下,他所拍摄的主题多种多样,包括人、鲜花、干花、天空……所有的被拍摄的对象和自己处于一种对等的关系,他的这种摄影理念,尤其受到年轻人的追捧和认同,所以很多年轻人也非常热衷追随他的工作。 (本文鸣谢:在艺APP)




出品人/ 马继东

主编/ 尹菱

——

责编/ 伊墨

采写/  黄辉

编辑/ 阿爽、瑛子、周宸伊

实习编辑/ 贾增烨、孙海媚

——

特约撰稿人

谢媛 (上海驻地)

陈彦翀 (广东驻地)

黄梅 (欧洲驻地)

——

监制/ 舒剑

首席运营/ 李海虹

——

官方网站   www.artpower100.com

栏目合作/ 项目咨询   media@artpower100.com


2019-07-14

独家访问丨荒木经惟:你们看到的是情色,我看到的是生死

浓缩成一个字就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