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东


杨福东,中国当代艺术影像扛鼎之人。2004年曾入选纽约古根海姆当代艺术奖,成为继蔡国强、黄永砯之后第三位获此殊荣的华人艺术家。

 

从九十年代末起,杨福东就开始从事影像作品的创作,其摄影、电影和装置作品以优美感伤的画面,展现城市知识分子和年轻人面对现实的彷徨、焦虑与无力,传达了在快速变化、缺乏主导价值观时代集体的悲怆。

 

杨福东,“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影像截帧 

复星艺术中心,2019


从2006年起,杨福东开始创作多屏视频作品,一改传统电影的线性叙事,以更加贴近真实的多元视角呈现现实的本来面目。杨福东并不谋求个人的精神质感透过屏幕成为人们面对当下境遇的引领力量,而将作品的最终解释权交于观众。他将故事线索直接铺陈于多面屏幕之中,任观者基于个人的理解寻找、分析与组织起属于自己的叙事,引发观众与作品发生对话和思考。

 

2019年6月,杨福东首件海外创作的多屏影像装置——“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于上海复星艺术中心三楼展厅内首次国内展出。8屏黑白影像,时而静默、时而吟唱、时而欢愉、时而肃穆……伴着影片中出现的人物与景象,我们走入这座陌生的城市——沙迦。

 

第一次踏上沙迦,面对自己陌生的环境冲击与多元文化体验,杨福东形容自己“像一个背包客”。但这种心理变化,其实很微妙:既有第一次拍摄清真寺对于‘拖鞋会不会被偷被丢失’的日常担扰;又有偶然碰到的玩鹰的男人对于拍摄团队的热情与邀请;还有拍摄行进过程中,所遇到的不同生活环境的落差,他回忆说:“拍的时候有时你会有种绝望, 很难想象他们的生存能力是多强。”

 

杨福东,“轻轻的推门而进, 或站在原地”

2013,影像截帧


在这首件海外拍摄完成的多屏影像装置作品中,杨福东脱离了自己熟悉的创作语境,用镜头讨论了人类面对不同文化的碰撞,试图去探索和认知一瞬间的心理状态。

 

而现场观看时,身处八屏影像中的观众因为无法将焦点落在一个屏幕上,偶而也会有种不安定感,很多的时候只能用眼前的余光感受到片子的状态。这在杨福东看来,观众就是第二个导演,也是作为第二导演的个体语言:“你看到这个状态,你来决定你看到了什么。你怎么去理解它。“

 

就像展览的标题“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给出的两种选择,它们就如同一道立于观者眼前的大门,亦如一种莎士比亚式的经典诘问:进,还是不进。

 

一念之间,面对不同环境与文化的碰撞之时,未知、已知、自我认知、客观存在,皆因选择而产生不同的结果。

  

杨福东为“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而作文字



ART POWER 100:《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这部作品是受邀为2013年沙迦双年展、沙迦艺术基金会创作的作品,当时策展人长谷川佑子找您拍这部作品的理由是什么?


杨福东:策展人长谷川对我的作品比较了解,2013年双年展策展理念是“庭院”,她问我有没有可能去当地拍,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未知的新的体验,自已也很期待有一些不一样的火花出现。

 

ART POWER 100:整部影像作品在复星艺术中心展出,这是第一部,每部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性?从导演的角度,有没有自己的一条叙事线索?


杨福东:这件作品有两个部分,分别拍摄于沙迦和西班牙的阿尔罕布拉宫,它们同为八屏影像装置。展出的第一部分是在沙迦拍的黑白影像,阿尔罕布拉宫部分是彩色的。一个是现在的生活,一个是空城的记忆。尝试寻找其中真实的时间与时间造成的变化。

 

杨福东,“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展览现场

复星艺术中心,2019


ART POWER 100:这部作品的配乐给人印象很深,字幕提示出现了一个传统中国京剧乐器的名字——京胡?对于音乐的设定如何考虑?


杨福东:沙迦这部作品的音乐创作者金望是我的长期合作伙伴,他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在阿尔罕布拉宫第二部分的音乐创作之所以选择了京胡。我们当时考虑同样都是来自于东方的音乐,东方的乐器,京胡可能会是一种非常有特色的选择。它是同为东方但又互为异域的一种音乐尝试。

 

ART POWER 100:作为这部影像作品的导演,您曾说自己拍的不是纪录片,也是用一种“背包客”的视角,“背包客”的视角会更关注沙伽这个社会的哪些方面?


杨福东:当你第一次来到阿拉伯地区,来到沙迦这个沿海城市,第一感觉是这个地方特别热。这里的日常生活其实都很简单,清真寺特别多。他们信仰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到。仿佛天空中一直回荡着清真寺里诵经的声音。“背包客”的感觉就是在路上,它是一种相遇。你能感受到对方真实的存在。不管时间怎么变,它就在那里。

 

杨福东,“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海报


ART POWER 100:在您的作品中,女性似乎占据着特殊的位置,您是否赞同这种说法?


杨福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完美女性形象,她就像你憧憬的完美生活。

 

ART POWER 100:就如在《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中,我们看到的穿黑袍的女子其实是艺术院校的学生所演的,如何让这些非专业演员接近您想要的感觉?


杨福东:无论是来自于网络、电影,文学,有很多关于阿拉伯的描述,其中对穿着黑色衣衫的经典阿拉伯女性形象印象非常深刻。她们的眼神让你感受到一个未知的世界。无论是在山中行走,站在树下,或是在海边,一身黑色衣衫的形象和露在黑纱外面的双眼充满了浓厚的神秘气息。

 

杨福东,“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影像截帧 

复星艺术中心,2019


ART POWER 100:“它是如此真实/一个遥远而亲切的世界/燥热的空气里/有人在轻声吟唱/然而它/静静的伫立在那里/任凭风儿/带走了它的过去/一切都是那么相像/有如梦里/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 ”这首特意而作的文字是在什么时候写下来的?


杨福东:当时拍完即兴写下来的,希望它像是来自于远方的一首诗歌。

 

ART POWER 100:后来您还有再去过沙伽么?从2013年拍摄,到2019年这部片子第一部首次在国内展出,6年时间,您再看这部影像作品,有什么新的感受?


杨福东:沙迦双年展开幕的时候去过,现在重新看感觉很安静,不同的语境,像在看“他人”的作品。但很亲切,像一场梦。

 

ART POWER 100:您曾说观众和艺术家电影之间有一种“看不到的距离感”,这是否也是也与您一直用静态与动态电影交错的呈现方式有关?


杨福东:图片即电影,有时候一张图片就像凝固了一帧画面的电影。静态影像的移动反而像心理思考的定格。

 

ART POWER 100:您反复提到过观众就是作品的第二位导演,是否想让观众自己串联起自己的叙事与记忆?


杨福东:其实不同的观众会对作品有不同的理解与感受。每个人看作品的关注点也会不一样。所以有时候观众就像第二个导演,在他/她的脑海中会重新编辑一个新的作品,这就像是第二个版本的这个电影。

 

杨福东,“轻轻的推门而进,或站在原地”影像截帧 

复星艺术中心,2019

 

ART POWER 100:2018年,您实施的美术馆电影计划“明日早朝”,“明日早朝”这一艺术项目进展如何?


杨福东:2018年在龙美术馆拍摄和创作 “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时,最重要的一个核心是变化。因为每一天在不停拍摄和变换,它的内容像是一个36天的移动电影。对自己来说,这个变化在未来也会持续发生变化。

 

ART POWER 100:科技现在的影像艺术变得更加多元化,多屏、投屏、对屏、沉浸式、3D多种形式的影像作品出现,您个人如何看待科技带来的变化?


杨福东:科技的发展让艺术更多元、丰富和赋予创造性。在科技带来这些巨大的发展与变化中,艺术家更应该保持冷静的独立思考。

 

ART POWER 100:在您看来,影像艺术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


杨福东:资金的支持(现实的窘境)。




鸣谢

复星艺术中心




出品人/ 马继东

主编/ 尹菱

——

责编/ 伊墨

采写/ 谢媛

编辑/ 阿爽、瑛子、周宸伊

实习编辑/ 贾增烨、孙海媚

——

特约撰稿人

谢媛 (上海驻地)

陈彦翀 (广东驻地)

黄梅 (欧洲驻地)

——

监制/ 舒剑

首席运营/ 李海虹

——

官方网站   www.artpower100.com

栏目合作/ 项目咨询   media@artpower100.com


2019-07-05

独家访问 | 杨福东:观众就是第二个导演

你看到这个状态,你来决定你看到了什么。你怎么去理解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