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

ART POWER 100 CLUB 

来到艺术家忻东旺的工作室。

通过近距离观看忻东旺的绘画作品、

创作环境、爱好收藏、艺术笔记等,

让我们更丰满更立体更生动地还原

一位艺术家的生命状态、情感、思考

以及他背后的信仰支撑。



他极致地热爱生活

激情饱满、一丝不苟



忻东旺2012年搬到这个工作室,整个空间看起来宽阔大气,两侧或挂或立着几幅巨大的画作,带来不容忽视的视觉冲击力。


如他的夫人张宏芳所说,东旺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也是一个极为细致的人。在装修这个工作室时,大到整体设计,小到灯的排列、空调出风口的长短尺寸,他都会关心。


东旺说家居陈设也是在构图




“我感受到民族的病痛,但我从不传达绝望”


忻东旺夫人张宏芳在分享画作


油画作品《消夏》


油画《消夏》是忻东旺2009年的作品。这幅画中所表现的农民工已经从最早来到城市中的不安拘束状态开始关心自己的精神需求,这让东旺老师有些欣喜。这件作品前后画了半年多才最终完成。



”很多人都认为忻东旺在画底层人、在画农民工。”张宏芳说,“这是一个事实,但不该成为东旺艺术的标签。一个好的艺术家不会拘泥于题材的。东旺持续关注农民工生存状态,一个因缘在于他有着类似的人生经历;另一个缘由是他认为艺术应该担负时代使命。在东旺看来,农民作为社会的基石,他们的表情就是这个时代的表情。”


策展人杨玲在讲述她对忻东旺艺术作品的理解


杨玲说,在历史进程中这部分人是不可或缺的。东旺老师不是单独画的某位农民的一张画像,他画的是这个群体,以及这个群体与社会的关系。


东旺老师也通过他的慈悲心、他的关怀以及敏锐的观察,不仅看到他们到城市的生活,与城市发展的关系,也看到他们劳苦生活背后的在精神层面的提升和希望。



“东旺求艺至诚至真、至高至远,作画极为珍惜自我心理感应。他心照万象,万象由心。因而他笔下的人物都闪烁着他一气贯通的神明。“


“面对模特儿,常人在‘看’,在‘望’,东旺在‘照’,这是天才艺术家真正的才能,也是中国传统艺术仰天俯地的大法和神通。物我、彼此相互映照,血肉相连,无分别。农民工的人性光芒照亮了东旺,东旺的艺术也照亮农民工的生命场。”


——节选自刘巨德《一个天才的心相:怀念东旺》




“画这幅画,我常常想到永乐宫壁画,想到风神、雷神、电神”


中国艺术家的工作室里有壁画的不多,忻东旺就是其中一个。这也是他第一次用丙烯颜料在墙壁上作画。


至今仍然存留在工作室墙壁上的大型壁画《队伍》


2011年,将近十个月的工作室装修,忻东旺和这支装修队伍朝夕相处,频繁交流,工期临近结束时,他决定把这些人画下来。


工头、电工、木工、杂工……每个人形态各异的风貌永久地记录在工作室的墙壁上。东旺说,在画这幅画时常常想到永乐宫壁画,想到风神、电神、雷神。


壁画多和生命信仰、精神有关。

忻东旺常说,”壁画不是一个画种,而是一个生命场。”


油画作品《团队》


2013年,在中国油画院举办《相由心生》展览前夕,忻东旺在紧张局促的时间里,坚持为幕后的策展团队画下了这幅群体肖像画。

对于感谢,忻东旺有着他更深沉的表达方式。




“你能说相爱的两个人天天想见面,是一种勤奋吗”



在宏芳的分享中,我们了解到东旺老师对他的艺术非常虔诚、非常庄重。他是完全考虑好了,把状态完全调整好了,才会开始画。只要他一开始画画,他就在那个状态里。


东旺常说“画面上没有一句是废话。”

画一张大画,就像一个导演在运用他的道具、演员,每个人有多少戏、说多少话,什么时候让哪个演员发声,让哪一本书发话,都有潜在的必然联系,包括推车上出现的所有的书,都是有选择、有寓意的。

所以,他是在为时代画像。


——张宏芳



杨玲说,作为一个局外人观察东旺老师的生活和艺术,可以说忻东旺是一位非常认真,丝毫不马虎的人。看他抿着嘴的样子,其实他在使劲儿,是非常忘我的状态,也非常耗心力。他的英年早逝很可惜,很让人心疼。


画画首先是情字,他自己真的是感情酝酿好了,才会动手画。

——张宏芳



这紧锁的眉头,让我们看到了忻东旺对艺术的敬畏,对绘画的庄严。恰恰是这种忧虑与痛苦,让我们感受到了忻东旺的精神密度。




东旺老师的工具箱也收拾得井然有序,非常认真。颜料会按冷色是一个系、暖色一个系进行摆放。每次画完画再累,也要把笔洗好、用纸包好。




“我希望中国油画具有中国文化精神和品质”



2004年,东旺作为清华大学引进的油画人才,在面试中,他没讲油画,却大讲汉唐陶俑、庙堂泥塑及法国现代雕塑之造型,从中论述人物表情形态的奇特和奥妙。尤其汉唐陶俑的神韵,人物浑然一体的气象,夸张变形的入情入理,形态的生机勃勃,为他洞察表现现代农民工形象,开启了意象的审美和造型路径。



他自学悟艺能力超群,他常说,他是画人物的“表情结构”和“心理比例“。显然这是反常合道的良知,由他深切体验至理而来,自然也是他对学院写实主义的“反叛”,为美术界肖像艺术提出新的见解。



难得的是,忻东旺对于中国传统艺术的理解不是机械地模仿抄录。他认为,艺术的传统价值不是传统格局的本体,而在于对创造性的启发能量。忻东旺一直致力于中国审美与西方油画的基因式结合的探索。



忻东旺笔下的枝叶与果实中蕴含了纯净的线条与色调,

带着东方美的空灵与韵致。

看似自然摹写,却也是生机的写照。




“当你失去的时候,你才能感受到

存在感就发生了”



一个艺术家是一个整体。他既是在认真生活,好好做一个父亲、母亲,也是在做一个艺术家。


东旺老师总是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特别有秩序,所以他不仅热爱生活,而且认真地对待生活。这也是对生命的一种态度,因此他在绘画中才有如此深刻的体会。



忻东旺有十几本这样的艺术笔记,

上面记录了他与肖像模特的碰撞交流、

他对艺术的所思所悟

以及对孩子家人学习生活上的关切之情。


他对事对物皆存珍爱之情,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没有马马虎虎这个词。比如家里的钥匙串,分门别类每个都配有特别的牌儿。再比如每次出门的时候,他会把汽车座位调好、车窗擦好,生怕你不舒服。

这让我想到一个词“存在感”,所谓存在感是在失去时才显现。

——张宏芳



宏芳现场分享了东旺日常很珍视的一件小物品

——已经使用十几年的文具盒,

里面的铅笔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摆在里面,

一幅整装待发的样子。


宏芳轻声朗诵了一段东旺给女儿的信,三言两语中可以看到忻东旺作为一个父亲对孩子满满的宠爱与鼓励。


东旺给女儿的信还画着一个”大拇指“



“他们是渡你一程的舟子”


北方常见的墙围子


忻东旺17岁时画的墙围子


有人说,艺术家都是带着故乡的诗意走向自己的精神家园。2018年春季,山西博物馆为忻东旺举办了由杨玲策划的展览《回乡》。他们费劲周折将这段墙围子从农村的一间破落的土屋里请到了现场。


这次,我们走访工作室,有幸看到了其中的一块。栩栩如生、清晰可见的画面让我们看到了忻东旺艺术的起点。宏芳特意为忻东旺的这段经历写了一首诗《十七岁的夏天》。


宏芳朗诵《十七岁的夏天》


那年,

那个十七岁的孩子独自在外谋生,

画着自己从未见过的山河与名胜。

乡亲们能许着秋后的收成

让你描画炕上的围墙,

那是几分善几分对美的憧憬、

几分苦难中依然保有的周全心。

他们是渡你一程的舟子。


——节选自张宏芳创作的《十七岁的夏天》




“他的爱不平庸,是带着崇高感

爱身边的人与人间的一切”



嘉宾围坐互动交流


工作人员代表留言观众提问


观众刘洋整理的东旺老师艺术笔记


有个观众刘洋留言,说他是东旺老师的铁粉。他曾经把忻老师在雅昌博客上的文字整理下来并打印成册,至今还常常翻阅。


宏芳补充说,东旺刚开博客的时候,每次都很认真,有时候为了回答一个网友的提问,经常是花费一晚上的时间,字斟句酌。后来因为时间实在赶不开,只好暂停了博客更新。


宏芳解答嘉宾提问


嘉宾围坐一堂,分别朗诵了忻东旺的艺术笔记、家信

以及友人为忻东旺老师写的纪念文章,

那一刻时空仿佛都停止下来,众人沉浸其中,久久回味。




艺术的使命注定不能在安逸中藏身”


青年陶瓷艺术家刘涵宇日常喜好绘画,在来到忻东旺工作室的当天上午,特别临摹了东旺在日本的一幅速写《樱花》,并邀请在场嘉宾为樱花添上色彩。


张宏芳为这幅象征着艺术春天的画作题写了

“艺术不朽真情”




尾声


宏芳给来宾赠送忻东旺画作冰箱贴


这次活动能够很快促成,得到了忻东旺夫人张宏芳以及策展人杨玲的大力支持和配合。


走进忻东旺艺术工作室不是一次形式的过场,为了表达我们叨扰的愧疚,特别邀请生活美学资深顾问陈晓玲、叶子做了插花作品以表达我们对忻东旺、对他的艺术的一份敬意与怀念。


嘉宾合影



未能到场的朋友也可以扫码,

观看我们的“一直播”回放。


延展阅读

深情遥望 故土故人 「回乡-忻东旺的艺术人生」在山西博物院展出


92件作品展现一个时代的肖像 | 忻东旺艺术作品展在清华艺博开幕



特别鸣谢

合作方:一直播、颜秀直播

场地支持:忻东旺艺术工作室





出品人/ 马继东

主编/ 尹菱

——

责编/ 宸伊

编辑/ 瑛子  阿爽

实习编辑/ 贾增烨

——

特约撰稿人

谢媛 (上海驻地)

陈彦翀 (广东驻地)

黄梅 (欧洲驻地)

——

监制/ 舒剑

首席运营/ 李海虹

——

官方网站   www.artpower100.com

栏目合作/ 项目咨询   media@artpower100.com


2019-06-25

WAAP回放丨走进忻东旺工作室:心照万象·万象由心

6月20日,ART POWER 100 CLUB 来到艺术家忻东望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