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中关村


今天的主角是“中关村”,然而它并不是繁荣现代化的北京中关村,而是来自贵州北部深山之中的一座村庄,以传统的种植业为生。近年来,年轻的村民多外出务工,村里剩下的是老人和小孩,年久失修的房子慢慢凋零,村庄正在走向消失的边缘。



2015年,被国家选为扶贫示范村的中关村迎来了中国乡建院的设计师傅英斌和他的团队。让村民没有想到的是,这些设计师采用的不是“刷墙、修水泥大广场”的普通手法,而是通过空间的再造转换,让村民们觉得我的生活没有变,但是又不同于以往,甚至对之前忽略的一些老建筑体有了新的认知 ——“生活原来还可以这样”!



中关村的儿童在青草乐园


整个工期,傅英斌全程和村民在一起,很多设计方案都是现场完成并根据最新需求及时调整。和村民保持实时对话,是乡村改建中十分有效可行的方式,也更接近设计师傅英斌理想中的一种工作状态,将乡村的建设归还给村民。



建筑与自然


在中关村,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河流,它把村子一分为二,架在河上的几根电线杆曾是连接两岸村民的唯一方式。每年丰水期河水上涨,渡河就成了一件艰难又危险的事情。兴建人行桥无疑是村民心里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夜幕降临下的人行桥


人行桥的灯杆和扶手选用当地的竹子,中和了桥身桥面钢材的冷峻工业感,与周围的环境相得益彰,没有违和感。夜幕降临,灯光与河水相印衬,微风拂过,竹竿灯和附近的芦苇融为一体。

 

竹竿内部被打穿并埋入照明线路,高高耸立的竹竿灯改变了桥体原本的空间结构,形成了一个可以发生更多生活场景的开放场所。村里的孩子很喜欢在桥上跑跳,桥也成为了孩子们平时玩耍的一个空间。


钢跳板作为主要材料的桥面


人行桥成了孩子们常来玩耍的地方


桥面采用了钢跳板作为主要材料,跳板整体镀锌极为耐腐耐压。并且,高强度的镀锌钢网实现了桥面的通透性,行人可以透过桥面看到河水。


村民参与人行桥的施工


人行桥由设计师和村民协同营建完成,村里的男人们负担起填运石料、搬放钢架的重活。桥墩采用了石笼网箱工艺,其特有的柔性结构使之牢固稳定、耐冲刷,且能抵御一定程度的沉降和形变。一段时间之后河中的泥沙及悬浮物会沉积于网箱石缝之中,慢慢成为桥墩的一部分。这种施工方式造价低廉,操作简单,非常适用于山村建设。



建筑与人


随着乡村的变迁、人员的流动,许多村民频繁活动交流的村口、晒场等公共场所的属性被模糊甚至消逝。在中关村的改建中,傅英斌试图重塑被遗忘的乡村公共空间,找回淳朴的乡情。


青草乐园


改建过程中,大量尾料、废料以及拆卸的旧物堆积,无处丢弃。傅英斌便利用这些零散元素“拼凑”了青草乐园,建造过程中村里的儿童也加入其中,他们在自制的水泥砖上留下手印和签名,用树叶制作水泥砖上的图案。这里不单单是孩子们活动的场所,更能为孩子们带来环境教育。


村里的儿童在自制水泥砖上留下手印和签名


青草乐园中设置了一个“资源回收中心”,可以收集玻璃、金属、纸张等常见材料,并对“资源回收利用”的过程详细介绍。每一个玩乐其中的孩子都能感受到贯穿其中的资源节约与循环利用的思想。


村里的儿童在青草乐园


改建后的青草乐园也承担了很多儿童有关的活动,比如让外面的人来村里,和孩子之间产生互动。孩子们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未来就会有更多的可能性,这或许也是最重要的。


村民活动中心


在很多村子里,都会有一两处老宅,弃之可惜,但是与周边的环境又格格不入。在设计师的协助下,村里专业合作社决定将村中一处老宅改建成村民活动中心,服务于村民阅读、书法等课程的同时,也成为村庄文化活动开展以及对外展示的窗口。


村民活动中心



建筑与传统


中关村地处偏僻,很多文化传统得到了完整保留,比如他们平时用竹编“字篓”收集字纸,集满后在村庙旁的河边烧掉,并将纸灰撒入河中。这种“敬惜字纸”的传统,传承着古人敬重文化的思想。


敬字炉


经过与村里的干部、老人积极沟通与实地勘测,设计师在村庙的空地上兴建了“敬字炉”,得到了村民的极大认可。激动的老支书特意书写了一幅对联赠与设计团队。


村民在焚烧字纸


敬字炉采用简洁的钢板造型,两侧镂空雕刻了“笔墨化为云烟,文章炳于霄汉”对联。傅英斌力图找到一个平衡点,让新旧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并融洽相处。

 

改造后的烤烟炉与民宿


中关村以种植烟草为主要产业,手工烤烟的传统至今留存。烤烟房做为烤烟产业的重要支撑,曾经以其独特的造型成为村里的标志性建筑。随着新型密集烤烟房的建设,传统的烤烟房被大量废弃和拆除。


改照后的烤烟房屋顶增加了采光


傅英斌希望能留住这一传统产业的记忆,对其中一处烤烟房进行了改造更新,摇身一变成为临近民宿的特色客房,当地夏季气候凉爽宜人很适宜发展旅游业。改造中尽量保留了烤烟房原有外观,并对烤烟房屋顶进行了改造增加了采光,墙体也得到了很好地修复。


改建后的烤烟房内景


为确保客房的正常使用,在建筑内部嵌入了钢架,将建筑墙体与承重结构分离开,形成了“双层嵌套结构”。


傅英斌:“我反对刻意恢复建筑某个历史阶段的外观或者建筑样式。空间改造是以新功能作为主导,在此条件之下考虑对老建筑的保留问题。虽然我们希望旧建筑尽可能地保留原始元素和记忆,但是当跟新功能有冲突的时候还是需要毫不犹豫地以新功能为导向进行取舍。”


中关村红军墓


在中关村附近的山坡上,有一座红军墓,被村民守护几十年,当年发生在这里的军民情谊也被口口相传延续至今。傅英斌试图通过当代空间设计语言和丰富的空间序列对红军墓进行新的营造,以展现红军的艰辛历程,并采用简单的材料,打造空间的层次感。红军墓的翻新是对重要历史事件的尊重,更有益于历史文化的保护。



建筑与建筑师


改建后的几年中,傅英斌多次回到中关村。乡村问题本质上并不是空间问题,作为设计师在面对诸多乡村实际的时候也会有很多无奈,他希望的是这些空间能被有尊严地使用,然而从设计到建成使用的过程中间,有太多的因素是设计师无法控制的。



村庄建设和发展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村民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也是村民最恳切朴实的要求。而设计师首先要回应的正是各种硬性需求,美学或设计感对于当下的乡村来说或许显得无关紧要。“但正因为如此,设计价值对于乡村价值的提升才会更加明显。这是经历了上一轮城市建设浪潮之后又一次呈现在中国设计师面前的一次机遇,能否在这次机遇中为中国设计留下有所思考的内容,是设计师面对乡建时应该有所思考的”。


傅英斌,傅英斌工作室负责人,长期从事乡村建设、城市更新、城市公共空间的研究与设计实践工作。北京大学 LA 景观先锋奖评委,曾任职国际知名设计公司设计负责人,主持众多公共空间景观规划设计及乡村改造项目。

 

善意的设计:任何负责的设计都是具有善意的,此时此地直面场地和环境问题。解决问题的同时,设计师还能把自己内心的虚妄合情合理地予以表达和赋予,不争抢不炫耀,在两者之间找到那个恰到好处的平衡点。

——傅英斌




出品人/ 马继东

主编/ 尹菱

——

责编/ 阿爽

编辑/ 春春

图片来源/ 中国乡建院

——

监制/ 舒剑

运营/ 李海虹

——

官方网站

www.artpower100.com

——

栏目合作/ 项目咨询   media@artpower100.com

欢迎提供“善意的设计”案例



2019-05-30

善意的设计丨家园重建,中关村村民如何找回被遗忘的公共空间?

傅英斌:不争抢不炫耀,在乡建中找到理想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