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融中心、艺术之都、购物天堂、美食天堂”,抛开这些华丽的外表,香港1106.34平方公里的土地拥有750多万人口,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



香港的住宅楼


随之而来的问题便是高昂房价,不堪重负的住房压力,在香港大约有20万人居住在劏(tāng)房,人均住宿面积5.7平方米。


劏(tāng)房

“劏”在粤语里是宰杀的意思,如劏猪;

劏房又叫“房中房”,

是指把普通住宅单位划分为

多个更小的独立单元出租或出售。


“甦(su)屋”的原型便是劏房,甦即更生,通过改造,为刑满释放的人士提供重新走入社会的过渡居所。

 

“甦屋”的第一个试点是香港九龙油麻地的一栋70年代的唐楼,一个约40平方米不到的户型,被业主利用木隔断分出四个小房,采光非常不好而且没有通风。


项目改造前



初心丨私密、干净的地方就是家

第一次看到香港低收入人群的住宿环境,设计师冯国安惊奇于富有的香港竟有如此贫穷的景象。事实是香港的贫穷人口非常多,他们住劏房、天台房、甚至笼屋,他们每天的生活都不容易。相比之下,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即是幸福,至于大小已不重要。

 

其实,在低收入人群眼里更渴望的是租金合理、温馨、干净、交通便利等,家应该是洁净的、拥有私人空间的。


入住后的甦屋



设计丨空间功能最大化与私密性、公共性

如何使有限的空间功能最大化,如何保护每一个入住者的隐私和尊严,帮助他们踏上人生的新起点,是发起者香港善导会和设计团队共同面对的问题。


公共区域


在整个项目上,设计师把设计思维转化在使用者的身上,强调功能主义,即把每一毫米的空间利用好。当把功能关系理清楚后,设计本身就会构成体系,用最基本的材料在这样朴素的场景下,让空间发挥它最大的可能性。

 

设计从私密性与公共性的关系出发,私密性是对个人的尊重,公共性是促进人际关系。在设计里,上下床与书桌的交互搭配提供了个人空间,开放厨房与客厅区可作为同屋之间的交流场所。


研究模型



细节丨有尊严的的独立生活空间

以上下床家具为单元,利用四组提供八人床位。上下床设计不只是床板和框架,在床朝外的位置设计了隔板。在每组床边附加一个T型的竖板,形成两个带书桌的空间。由隔板、衣柜和书桌创造互相咬合的独立生活空间。


上下床单元


上下床组合


四个上下床分两组靠两边墙体平行摆放,一方面可以保持通风,另一方面形成中间的交流空间——饭厅。


公共区域(饭厅)


原厨房位置改成开放式设计,既可以节省空间,又可以成为另一个增加住客互动的区域。


开放厨房


设计师利用厨房修改后节省的空间,增建了一个卫生间。在甦屋,8个人合用洗手间,早上时间会比较紧张,多一个洗手间可以减少许多等待的时间。


卫生间


储物空间设立在上下床单元之间,增加了私人空间。


上下床单元


经过近一年的设计与施工,“甦屋”迎来了属于它的客人,他们非常爱护自己的环境并建立起与同屋的友谊。住进“甦屋”之后,他们积极地找工作,忙得不亦乐乎。



影响丨设计改善生活

“甦屋”的开发模式,是私人业主把自己的家交给善导会改造设计(改造费用由善导会负责),之后出租给更生人士(善导会除了为他们提供过渡性租房外, 还会定期约见更生人士协助他们生活上的困难)。 这样的合作模式是两方互相支持才能够完成,同时也会有难题,例如,谁该付出改造的费用?谁才可以住?设计师如何介入才可以保持成本控制?基于此,“甦屋”或许是在寸土寸金的香港为广大低收入人群寻找尊严的一次探索,用设计改善生活,追寻自由。




上下床设计研究


香港的“劏房”,北京的“隔断房”,深圳的“城中村”,这已然成为一个社会现象。对于建筑师来讲,如何面对小面积住宅的挑战?户型设计的人性化、功能化当是更好的出路。


甦屋平面图




香港甦屋

项目业主:香港善导会, Dr. Bill Chau

项目地址:香港九龙油麻地新填地街194号5楼

项目面积:38平方米

设计公司:间外建筑工作室 Elsedesign 

建筑师:冯国安,李四周   

设计时间: 2016年12月- 2017年3月

施工时间: 2017年3月-6月

项目摄影:白羽




冯国安,出生于香港,香港中文大学建筑学硕士毕业,  2007年成立间外建筑工作室,现任教于西交利物浦大学。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会员。工作室作品曾在国内获得多个奖项。

 

善意的设计,简单理解就是人性化的设计,从这点延伸的话,是我们如何利用设计去改善生活,去提高我们的幸福感与人的尊严。

——冯国安

2019-04-30

善意的设计丨香港甦屋:有尊严的群租,在5.7㎡里寻找幸福感

家应该是洁净的、拥有私人空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