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期待的第二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将于4月28日正式开幕。在艺博会不绝于耳的今天,作为本土艺博会的Art Chengdu拥有看齐国际化的野心。


当代艺博会多元化、年轻化的现象与艺术市场的反馈,以及欧洲美术基金会TEFAF针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状况的报告等信息表明,逐渐崛起的新一代藏家对国际艺术市场日益关注。而欧美潮流明星藏家的慷慨出手与近期KAWS的拍卖纪录将潮流艺术推向了高潮,新一代年轻藏家正是成长于这个潮流文化引领的全球化时代。


新晋藏家是否真如所说纷纷将目光投向国际艺术市场,从而引起对中国市场的担忧?作为中国本土艺博会如何选择艺术机构,画廊将如何应对?当潮流文化以压倒性力量席卷全球,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其对当下时代的影响?


面对一系列问题,ART POWER 100采访了绽放文创董事长杨钜泽,Art Chengdu创始人黄予、黄在,此次参加Art Chengdu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创始人夏季风,55号院子艺术空间创办人刘山,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办人郑林和艺术家赵一浅。



我们会增加一些比较年轻的画廊,国内和国际的,他们可能会带一些相对比较年轻和潮流的作品。

黄在

Art Chengdu创始人


ART POWER 100:基于中国收藏家对在国际艺术博览会上购买的兴趣越来越大,作为中国本土的艺博会,您会强调本土性这个因素吗?


黄在:我们不会特别强调本土性。从第一届的30家画廊到第二届的46家画廊,我们希望保持国际化的水准。我认为Art Chengdu 是不同于世界任何一个地区的博览会,它本身已经拥有成都的气质,所以我们不会去刻意强调它的本土性。


ART POWER 100:对于现在潮流艺术的风靡,这次Art Chengdu 在选择作品上,会建议画廊带更多潮流艺术作品吗?


黄在:每一家画廊都有各自的风格和定位。但是今年我们也会增加一些比较年轻的画廊,国内和国际的,他们可能会带一些相对比较年轻和潮流的作品来到Art Chengdu 。



成体系的收藏对中国当代艺术起到推动作用。

黄予 

Art Chengdu创始人


ART POWER 100:去年在成都当代美术馆举办了您的收藏展,作为80后藏家,您收藏的作品大多数是国内艺术家的作品,并且是成体系的收藏。对于偏爱国际艺术市场的80后藏家,您好像偏爱中国当代艺术?


黄予:是的,最开始是收藏古董。2006年一个契机开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我认为成体系的收藏会比较有意义,当代西方成体系的收藏可以分为许多的类别。但是中国当代艺术目前处于发展中时期,我希望能参与其中,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推动者的其中一员。实际上国外的当代艺术我也关注和购买,只是没有像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这样成体系收藏。


ART POWER 100:您认为什么是潮流艺术,您收藏过潮流艺术作品吗?


黄予:我认为潮流艺术代表了当下,正在发生的事。现阶段都在关注和认可的符号。除了符号性非常之外,并将历史叙述用现当代已经被认可的符号进行重新诠释。比如KAWS,Banksy我也有收藏。


ART POWER 100:潮流艺术的风靡会影响您之后的收藏吗?


黄予:不会。当代艺术包罗万象,潮流艺术也是一个趋势,符号同样被认可。但是收藏并没有隔阂和界限的,它应该是包容的。



本土画廊主打本土艺术家,在西方当代艺术为主体的博览会,应突出中国当代艺术的美学特质。


夏季风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创始人

北京画廊协会会长


ART POWER 100: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连续两次参加“Art Chengdu”,您对第二届“Art Chengdu”的期许如何?


夏季风:参加“Art Chengdu”,一方面是基于对艺博会团队专业的信任。在第一届艺博会中,我们见证了西南地区高规格、高质量的当代艺术盛会的成功举办;另一方面,成都是中国当代艺术生态中的一个重镇,不仅仅拥有为数众多的优秀艺术家,也有非常好的当代艺术收藏基础和传统。


ART POWER 100:近期的艺术市场表现出越来越多的中国藏家,尤其是80后藏家把目光投向国际当代艺术市场。今年蜂巢除了这次参加艺术成都,也参加了国际艺博会ART BASEL HONGKONG。作为本土保持国际活跃度的艺术空间,蜂巢对此现象需要有所应对吗?


夏季风:的确,当前艺术市场的审美趣味变化很大。作为年轻藏家来说,把目光投向国际当代艺术无疑会拓宽他们的视域,这既符合世界趋于扁平化的事实,同时也会提升中国画廊以及藏家的整体水准。所谓的应对,是基于我们对自身的认知和艺术市场流变的判断,再作出相应的举措。正如您谈到的香港巴塞尔,我们在参展的时候就充分考虑了这方面的因素。


作为一家中国本土的画廊,主打的也是中国本土的艺术家,在一个以西方当代艺术为主体的博览会上展示,无疑要突出中国当代艺术本身独特的美学特质。这么一来,反倒容易与其他参展商拉开距离,形成鲜明的辨识度。事实也是如此,我们带去的尚扬、王劼音、梁铨、吕楠、段建伟等人作品,可以说代表了部分当代艺术的中国高度,从而特别引人瞩目。


在这次的艺术成都上,我们既考虑了蜂巢艺术家本身的整体水准,当然也会结合不同博览会的差异性,带去了李昌龙、屠宏涛等成都本土的艺术家。



以东方传统为根基,自我发展。从自身文化中才能生长出中国当代艺术。

刘山

55号院子艺术空间创办人


ART POWER 100:不同于典型的“白盒子”展览空间,55号院子艺术空间古樸靜謐,极具东方美学的特点。代理艺术家的作品中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都带有东方传统美学的研究。对于当下国际当代艺术对中国艺术行业的冲击,55号院子如何应对?


刘山:早在多年之前,非主流意识形态的当代艺术已经作为55号院子的经营主线。生活化的态度决定了创建画廊时对地域条件的考虑。兼具直观与传统所带来的使用性概念与艺术中的非使用性。实际上艺术品,比如架上绘画,普遍购买者放弃了其使用功能。绘画是需要在不同空间,时间,环境以及心境之下,即时应心地取出欣赏和观看。如果收藏艺术不具备消费概念,那么就无法得到其使用性。




所以,以东方传统为根基,不拘泥于形式上的多元无论材料性以及仪式性,而是自我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从本有的文化中自然而然生长出来并非嫁接而来的中国当代艺术才是核心问题。而我们选择的艺术家作品,如艺术家高振宇创作的当代陶瓷与艺术家许静当代书法,便是在此基础上创作而来。



目前大部分国内藏家真正踏入国际艺术市场还有距离。

郑林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办人


ART POWER 100:最近,欧洲美术基金会TEFAF发布的一份有关中艺术品市场状况的报告,随着投机者的大量消逝,一个更年轻,更关注国际市场的藏家群体开始崛起,亚洲艺术家被笼罩在低迷的状态之中。您认同这种现象吗?


郑林:从个人经历和感受来说,不一定是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一些富有或有身份的藏家希望购买国际范畴最有影响和知名度的艺术家作品。比如梵高、毕加索、莫迪里阿尼等在艺术史上有贡献的艺术家。对于未来要做美术馆的机构会需要收藏这类作品。然而普通藏家购买国外艺术作品的并不多。除了一些在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和地位,同时藏家和机构对全球当代艺术比较了解的情况下,才会选择购买一些。


当代唐人香港部是站在国际平台做项目展览,我们从中国顶级艺术家,比如黄永砯、艾未未、沈远到年轻艺术家赵赵,同时我们也为意大利贫穷艺术家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和英国艺术家迈克尔·迪恩(Michael Dean)举办了个展。站在我们的角度说,藏家真正购买国外艺术家作品依旧无法与国内相比。比起受欢迎的程度,到藏家真正愿意购买国际艺术家作品,在亚洲中国区还是很谨慎的。对于收藏家来说,中国艺术家正处于的位置与作品未来升值空间是可以了解到的,而国外的艺术家实际上他们并不了解。



无论是艺术市场和大众市场潮流的火热,核心是人们找到了文化属性的共同认知点。

赵一浅

艺术家 


ART POWER 100:这次艺术成都您带来了《New idol》装置作品,运用了古典的雕塑语言,一改米奇圆滑可爱的外形,为他塑造出负重的肩胛骨。您作品中米奇的形象让我们联想到了当下的潮流文化的火热。作为一名80后艺术家,您如何看待潮流文化成为主流文化的趋势?


赵一浅:这是文化属性的变化。在后工业的互联网时代,更多的互联网、网红经济和所谓的偶像经济让每个人找到共同的认知。就像传统偶像的认知,是对神的认知。同样的认知大家对此才能有共鸣,人民才会联系到一起。互联网时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偶像和网红?因为大家在互联网的平台下拥有共同的一件事可以去讨论。例如,当不同职业,阶级的人,农民工、白领和清洁工坐在一起时,需要一个共同的话题,流行偶像、影星、歌星就是他们可以共同讨论的事,这个被大家认知的事“门槛”比较低。


“偶像”最初原本是人为神创造的形象,用来寄托人类难以安放的欲望和无法避免的苦难,一个精神乐园。然而工业革命后,生产力飞跃带来个人主义的兴盛,我们淡忘了神,消费成为新的伊甸园,购买带来满足,娱乐刺激感官。如今,偶像不仅仅是赋予人们精神寄托,也是联络人们的共同点。潮流文化被追捧也是如此。KAWS这样被大众认知的艺术家是偶像,GUCCI这样的主流的商业消费品牌亦是偶像。偶像可以让人们达到共同的认知性。而潮流文化就是年轻人可以找到的共同认知点。并不是潮流文化引领了他们,而是互相作用。年轻人都在找寻“不一样”。而潮流的态度即是:我们不一样。



无论是艺术市场和大众市场潮流的火热,核心是人们找到了文化属性的共同认知点。


实际上,潮流文化并不是迎合当今市场。例如潮流文化、Hip hop在美国八九十年代就有了,但是一直没有成为全球主流文化。如今成为了主流文化,那些人物与潮流品牌被遗弃了30年。就像我认识很多中国做国潮的品牌,10年前完全没有市场,如今爆火。所以文化属性永远是需要积累的,积累到一个点,土壤开始长芽,然后再到一代年轻人接纳它,需要时间和过程。所以,并不是潮流文化迎合大众,文化艺术一直在引导潮流。





我发现有越来越多的80、90甚至是00后从事艺术、创意、文化等行业。怎样才能让大家觉得艺术触手可及?

杨钜泽

绽放文创董事长


ART POWER 100:绽放文创是第一个将teamLab引入中国的文创公司,构建了大众与艺术的桥梁,除此之外,去年“GameOn绽放”前所未有的观展体验,将第九艺术-电子游戏以艺术语言的方式呈现给大众。在潮流艺术这个话题上,您称得上是“超级玩家”。您如何看待潮流文化对当下时代的影响?


杨钜泽:我们所谓的“潮流文化”,是指将流行趋势和动向以文化载体的方式表达呈现,它传递的是当下的流行生活方式。而现在,艺术太专业高冷,大众难以企及。好比传教士只说给传教士听,懂的人讲给懂的人听,而不是讲给信众听,这就是问题的根源——传播语境和呈现方式不恰当。比如:今年的潮流艺术家KAWS的项目,媒体称其“躺赢”,几十万人蜂拥,这就是潮流艺术的影响力。


们在2017年引入的日本teamLab舞动艺术展,不到6个月近40万人次的观展,打破了同类艺术展的观展人数纪录。选择teamLab,是因为他的作品将艺术与科技相连接,是最有效、最快速直达艺术和美的,并且能带给人触手可及的感受和互动,这种呈现方式就会受到大众的喜爱。


当前潮流艺术更多的还是舶来品,因为日本、美国和英国的潮流文化呈现方式和体现的个人价值观更受新一代的推崇。我发现有越来越多的80、90甚至是00后从事艺术、创意、文化等行业。怎样才能让大家觉得艺术触手可及?我们推广潮流艺术,引进各种国际项目,就是为了给大家带去更多好玩有趣的互动体验,让大家更有兴趣去享受艺术,满足他们的精神消费需求。


成都 · 绽放花园, 九方购物中心


ART POWER 100:您作为Art Chengdu一直以来的投资人,您为什么看好Art Chengdu?


杨钜泽:首先是市场空缺。中国艺术行业起步较晚,无论是从艺术机构的运作体系、市场氛围还是产业链的构建都西方发达国家有一定的距离,这是现状。选择成都,是因为其天然形成的艺术创作土壤。成都自古以来就是中国西南地区重要的文化中心,近4500年的历史积淀,也是当代艺术家的摇篮地。


基于成都得天独厚的资源,我们在此构建艺术交易平台和艺术嘉年华,就是希望更多的国内外艺术家、艺术机构、藏家、媒体以及艺术爱好者参与进来,在此创作、展示和交易,那么成都的艺术市场配套和产业就会随之而来。艺术家创作艺术产品(我认为艺术品即是产品),艺术已成为一种消费品,当产品拥有更好的呈现和交易氛围,艺术市场就会愈来愈完善成熟。


我们希望把Art Chengdu打造成为一张具有成都文化属性的城市名片,同样希望以后在国际上谈论时会说起成都,这是我最想达到的愿望和目标。







2019-04-29

聚焦Art Chengdu:潮流艺术席卷全球,是躺着接受还是扛枪战斗?

当潮流文化以压倒性力量席卷全球,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其对当下时代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