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台村位于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2008年5·12大地震中受灾严重, 80%的建筑受到不同程度毁坏。金台村灾后重建随即展开。然而,2011年7月的一次大雨后,灾难再次袭击金台村,山体滑坡导致许多刚建完及正在修建的房屋再次遭受破坏。



在当地政府和非政府机构的支持下,一直致力于乡村建设的香港大学城村架构工作室接手了金台村重建项目。2017年,这个偏僻的小山村竟然凭借过硬的设计赢得了“年度最佳住宅设计TOP10”,引起了世界建筑行业的关注。



最让人惊喜的是,这项设计不仅仅是行业内的一个精彩案例,更因为它的设计为本地村民带来了新的生机,金台村作为一个在社会及生态上都可持续的农村原型涅槃重生。

  

本文是对主设计师之一、香港大学教授林君翰的深度采访,希望从项目本身及设计师的设计理念对金台村项目及现代化农村建设进行更好地诠释。




建设一个有韧性的乡村社区


在自然灾害频发地区,房屋的防震抗灾性能应当受到重视,此项目正是将“抗震建筑”作为基本而重要的要求。主设计师林君翰在这个基础上又提出了一个新的理念——建立一个有韧性的社区,金台村的重建不仅仅扛得住大自然的破坏,还要植根于整个村子的新生,成为迈向现代化农村的起点。


建筑模型


林君翰:我们的设计必须参与社会进程,并且有能力加强社区建设。因此,我们非常关注公共场所:公共街道空间,甚至是共同的屋顶景观,以及社区中心。毕竟,我们的客户其实是一整个社区的集体。我将设计过程视为一个合作过程。你不能自己建造建筑,它需要经济、政治和社会参与。所以构建建筑本质上是更好地完成这个合作过程。


村民社区活动中心



建设一个更舒适的生态社区


金台村项目地处四川巴中山区,适合建房子的土地有限,这一自然因素成为整个项目的主要挑战。金台村重建项目包括22栋房屋和一个社区中心。拥有四种不同户型,它们无论在面积、内部功能和屋顶剖面上都各有差异。


林君翰:当房子只能相距约3米时,我们就希望通过塑造屋顶形状来确保更多的自然光可以进入街道,并且房屋之间不会相互阻挡。根据坡度自然地规划了村庄,这也帮助我们解决了自然光和通风问题。所以最终,即使布局密集,空间的质量和房屋的组织还是保持自然与和谐。这是一个村庄最重要的品质:它与环境融为一体,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这种布局设计为设计师在城市密集居住模式、乡村与环境相结合的探索上有了新的尝试。经过与当地农民充分沟通,设计师将农村不同的生活环节连接成一个生态循环系统,使金台村与环境真正地融合在一起。


比如,利用垂直的内庭院以改善室内采光和通风坏境。整个规划展示了如何使用当地材料、绿化屋顶、沼气作再生能源以及芦苇湿地净化废水等,在饲养家畜、家禽的空间上也给与了细致入微的关照。



屋顶农场,有V形和倒V形两种,它不仅可以节省空间,也能收集雨水、阳光。每家每户的污水、废水直接排进地下污水池,经过处理后流入芦苇湿地进行净化,再排出时都已经是干净的水。村里还有一处饲养家禽家畜的设施,可以采集动物的排泄物,充分利用沼气产生的清洁能源,省钱且环保。


林君翰:出乎预料,屋顶种植其实被使用的最好。事实上,设计最初计划只是铺台阶,保留很小一部分的种植面积。然而,在与村民沟通设计之后,他们都想拥有最大可能的种植空间。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其实并没有足够的空间种植农作物。这正是鼓励村民融入设计过程的重要原因。我们最重要的设计策略,是协同合作的设计流程。所以在我们看来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面对这个生态系统。从技术角度来看,这是改善未来发展方向的良好起点。


房屋分析图


农村建设必然面对造价成本问题,为了设计效果一味地增加预算,可能会剑走偏锋,只有基于村民需求与当地材料方便取用前提下的设计才会更好地彰显设计价值。


林君翰:金台村是以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建造,我们用了最本地和最常见的材料。我不相信建筑需要大预算才能获得成功。事实上,我们践行这些约束并通过它们来评估我们的设计到底可以为空间和社会带来多少价值。设计的真正力量是它可以通过有经济效应的方式完成。我不认为设计师应该单纯考虑如何增加预算,也许可以通过设计而增加价值。




金台村≠现代化农村模式


在城市化进程中,现代农村生活和城市生活模式是怎样的关系?新型农村建设是否一味地局限在城市模式的禁锢中?建造当地特色的建筑是否就意味着牺牲生活的舒适性?金台村的成功不是偶然,正是设计师在“城市”与“农村”之间的认真考量下得到的一次有价值的实践。


林君翰:我认为,都市人仍然着迷于农村生活的原因是‘我们都怀念社区及共同努力谋生的生活’。农村建筑的最大价值不仅在于其工艺和材料之美,不仅仅是一种审美,而是建筑如何将村庄的社会和经济方面融合在一起。因此,建筑师和设计师仍有很多机会为现代和传统以及农村和城市生活方式之间找到良好的联系和桥梁。我们相信这个村庄正处于城市化进程的前沿!我们必须考虑这个过程,以实现更可持续的未来。


房屋布局图


面对各地农村对幸福美好生活的迫切希望,如今的“金台村”似乎可以作为乡建的一个“范本”。善意的设计来自于对人最大的尊重,人的需求各有不同,林君翰觉得简单的翻制并非是农村重建的一个出路。


林君翰:我认为建筑不需要被复制。传承几百年的传统建筑工匠精神要求建造过程中不断创新,我相信建筑是一个设计的过程,而不是结果。如果金台村是一个模式,也许设计方式可以被复制,而不是设计的结构。因此如果将相同设计方式运用在另一个不同自然和文化条件下的地方,结果将完全不同,这个结果应该表达该地方的最佳品质,并直接表达农村和城市的转型,这也正是所有农村地区今天都面临着的转变。




好的设计都是在挣扎和困难中产生


金台村从2012年委托起,到2015年完工,历时4年多,对于一个建筑项目或许再正常不过。困难无处不在,“无视”困难、把它当做一次机会和新生或许正是林君翰及其团队取得成功的关键。



林君翰:令人惊讶的是,我并没有真正考虑过设计过程中的困难或艰难,它永远存在。我的工作反而是打破这种固有看法。在这样一个复杂的项目中,为自己考虑会相对容易。我努力专注于与人合作的愉快。我试图勾勒出超越个人关注的共同利益。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可以和社会中各种人群合作,从非常富裕到非常谦卑,是他们让我意识到幸福来自感恩而不是物质财富。我尽可能地享受我的工作,因为这是度过困难时期的最佳力量和策略。毕竟,如果它本身并不困难,那就不会激发创新了。我认为好的设计都是在挣扎和困难中产生的。



金台村重建项目

地点:中国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

建筑设计:林君翰和Joshua Bolchover,城村架构/香港大学

景观设计:邓信惠,香港大学

摄影:城村架构

总面积:4,000平方米

单位造价:1,200人民币/平方米


城村架构部分项目

2008年  广东省怀集县琴模村社区中心

2012年  陕西省商周区岭子底便民桥

2012年  广东省怀集县琴模村木兰小学

2013年  湖南省湘西自治州保靖县昂洞村卫生院

2014年  中国云南省双河村The Pinch

2017年  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金台村牡丹园重建项目




设计师林君翰&Joshua Bolchover

林君翰:善意的设计需要功能和形式同等重要。建筑不仅仅是功能。但建筑也不只是物理形式。对我而言,建筑是一个合作的过程:当它运作时,项目会超越个人利益,它将人们聚集在一起以实现比一个人更多的东西。事实上这是我们对集体价值和社区意识的认可,我认为这是“善意设计”的力量。它超越了单一的利益,它当然也可以超越金钱的利益。

2019-04-12

善意的设计丨一座震后重建的乡村如何让灾民拾回生活信念?

金台村的重建不仅仅扛得住大自然的破坏,还要植根于整个村子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