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烈烈的故宫上元灯会,从官网崩溃的抢票大战,到波涛汹涌的网络点评,从万人空巷翘首期盼,到大有一边倒的批判指责……这几年玩转文化大IP的故宫再一次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



时隔半个月,Design power 100联合乐居设计师俱乐部,采访了国内九位艺术设计策展人、品牌设计师和灯光照明设计师,他们又有什么高见呢?



太和殿上百人放天灯

十聿照明设计创办人/设计总监赖雨农则更希望看到根深传统、盛开国际的创新表达形式,而不要千篇一律,千人一面。而跨界设计师叶宇轩脑洞最大,他觉得可以招募百人在太和殿上放天灯,这些印有历代皇帝肖像的天灯升到天上,护佑天下。


故宫夜景需要典雅范儿

中央美院教授张所家觉得开放故宫的夜景模式是一件大好事,利用灯光可以一扫故宫的阴霾之气。中国传媒大学艺术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吴学夫十分强调故宫的视觉修辞不能脱离故宫本义,含蓄典雅是它的审美调性,哗众取宠不可取。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张昕则认为,夜故宫的创想应该是为了还原历史风貌,而不是简单的关联创作,所以需要在布点、光源、色温等多方面探究细节,完美呈现。


像一出话剧的逻辑引导体验

及第品牌创意合伙人朱小海表达了真正的活化传统并非变戏法,用现代的数字手段来展现古代文物,手段虽新,但思维可能还是老的。如何利用固定的历史场景,将文物用不一样的视角呈现,这个视角可以是角度、叙述逻辑、创意方式、更加有场景感的呈现,像一出话剧的逻辑引导体验。


高级照明设计师许东亮从光的价值出发,注重光与环境的和谐,光与观众的心灵相契,他认为照明艺术不是简单的功能性布光,更不能一味地追求光源的标新立异,必须从艺术角度整体考量,否则便是短效立不住脚的。



动态投影实现人在景中游

2008年奥运中心区照明总设计师郑见伟觉得故宫的这次灯会略显草率,照明艺术还是需要长时间的筹划设计,并以特定主题整体展示的,而不是简单拼凑的一场“秀”。他们去年在长城灯光节上便以灯光红毯的创意铺就,并写上了“我爱你中国”几个大字,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著名设计师、收藏家、于小菓创始人于进江建议夜景故宫其实非常适合打造沉浸式的展览和体验。运用动态投影等技术,将建筑作为载体,把藏品、人物形象、故事作为视觉内容进行创意呈现。参观者在走动中体会现实和虚拟的交融,有更多“身临其境”的感受。



张所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艺术家、策展人)

天的紫禁城在允许游览者走进的空间里,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可是日暮之后的夜晚,又有几人能进去溜溜达达地体验那阴森森、煞气逼人的深宫高墙里的景致呢?我在北京住了三十多年,也就有一回在黄昏时从改作导游公司门店的午门门洞里,向里边儿空荡荡的太和门广场瞅了几眼,虽有石拱桥和乌鸦的乱舞,但一点儿也没诗意,真是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夜晚的紫禁城兴许真的是大阴之地。

紫禁城对外开放夜间模式是大好事!可以释放一些堆积了几百年的阴气!!!


吴学夫(中国传媒大学艺术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国家艺术基金专家委员会专家)

故宫因其特殊的古典特性和深厚的传统内涵,它的灯光秀一定不能是浮夸、媚俗的审美,无论是临时性的活动还是常设性的装置,应当追求典雅含蓄的美学。当代文化中的视觉因素不仅只是美学探讨,而是构建符号和传达意义的重要手段,所以,故宫的视觉修辞不应脱离故宫的本义。


叶宇轩(yehidea品牌创始人、跨界设计师、艺术家)

要设计故宫夜景,必先跳脱既有的宫殿建筑和护城河的限制,我有两个想法分享:1. 结合高科技产品几台无人机在数百米高空,向故宫广场投射如北极光般的奇光幻影,一场超时空的结合化不可能为可能的景象。2. 将历代皇帝画像印在天灯上,在广场举办百人点放天灯,让历代皇帝升天,护佑天下。


朱小海(及第品牌创意合伙人)

用现代的数字手段来展现古代文物,手段是新的,但思维可能还是老的。如何做到真正的活化传统,不是换戏法,才是核心的问题。如何利用固定的历史场景,将文物用不一样的视角呈现,这个视角可以是角度、叙述逻辑、创意方式、更加有场景感的呈现,像一出话剧的逻辑引导体验。


于进江(于小菓创始人、收藏家、艺术家、设计师)

夜景其实非常适合打造沉浸式的展览和体验。应该把纯粹的灯光转换为承载更多内容的光影画面,例如运用动态投影等技术,将建筑作为载体,把藏品、人物形象、故事作为视觉内容进行创意呈现。让参观者在走动中,体验现实和虚拟的交融,有更多“身临其境”的感受。


赖雨农(十聿照明设计创办人/设计总监、ALD国际照明设计师协会全球董事)

“节庆”对我们中国人来说至关重要,节日庆典是中国文化中重要的一环。而且在中国重要的几个节日中,就有好几个是跟光有关的,我觉得跟中国早期的农业社会息息相关,从观察天象而制定出的历法,二十四节气,跟着日出月升的作息,到季节轮替,春耕冬藏,都显示出中国文化的智慧跟节日节气的紧密关系。不同的节日,都有各种不同的文化,意涵,表征,甚至符号。节庆夜景,可以融入更多的传统文化,跟传统的文化节日产生更多的共鸣,可以做出不同节日的差异化,而不是千篇一律的灯光秀。


张昕(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博士、中国照明学会 室内照明专委会秘书长

夜故宫的价值基石,是对“历史原貌”的再现,而不是“关联创作”。夜间的历史原貌是档案文献、虚拟现实和电视剧集所远不能替代的,既需要灯具位置、尺寸严谨,光源强度、色温准确,更需要故宫这个物理载体来承载。照明设计关注“用光”,而不是“看灯”。很多人把“照明设计”说成“灯光设计”,这个词是很有中国特色的。我国始于汉代上元节的元宵观灯传统,绵延两千多年,形成了强大的“观灯”文化,以至于把“观灯”从“用光”中剥离出来了。


郑见伟(“光说故事”创始人、2008北京奥运中心区夜景照明总设计师)

从古建筑与灯光结合来讲,其实非常具有压力,一个是木质结构,对于温度、防火性具有高要求,另一个是,古建会有许多彩绘,灯光对其有损,所以需要谨慎。但是中国古建筑的特点,不管是斗拱还是雕梁画柱等,这部分白天的时候被藏在阴影里,只有晚上被灯光呈现出来,才能够展现其美感,所以,用灯光来展现古建筑的美感非常重要。这次故宫的灯光秀,由于是临时活动,所以筹备不够充分。首次,一般来讲会比较保守,并不会采用先进的表现方式。设计是一个需要长时间筹备的活动,也被称为“行活”,在超短时间内不会做到非常精致。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做一个特定创意的,其实这种创意很多,但是此次并没有大胆尝试。去年十一的时候,我们团队做了「我爱你中国」长城灯光秀,其实比较类似,我们当时用灯光红毯做了“我爱你中国”,这就是一个明确的创意。


许东亮(栋梁国际照明设计中心总设计师)

我认为美的最高境界还是和谐。故宫美,因为它所有建筑都是一致的。标新立异的点必须要大面积的和谐美做衬托,才会觉得美。如果标新立异开始大面积展开,那么就是短时间的刺激,跟美的距离比较远。这次故宫夜景是一种尝试,所以点比较少,大家会觉得没有统一筹划,本体照明没有大量做,只是一些功能照明等,大量用演绎电脑灯对建筑进行烘托,显然是一种节目式的,这种表达是短效性的。




2019-03-10

话题 | 故宫灯会到底怎么玩?九位设计师脑洞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