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团队丨地瓜社区

主创设计师丨周子书

地点丨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安苑北里居住区19号楼地下室、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甘露西园2号楼地下室


“我主要关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地瓜如何能成为连接城市和农村的中转站,如何实现社会资源的再分配?另一方面,作为教育者,我特别希望能让更多年轻的设计学生去体会真实的社会和人,而不局限在设计师的圈子里。”

——  周子书


有句流行的说法:没住过地下室,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北漂一族”。尽管这里的地下室也曾经走出过很多追梦的艺术家、歌手,但此中环境通常都与洁净绝缘,更谈不上美观。通常我们印象中的地下室是这样的:阴暗、潮湿、蚁族、廉租屋、脏乱差……


2015年,在北京市“疏解整治促提升”的大背景下,城市居住楼房的地下空间得到清退,原有的“地下群租房”隐患也因此清除,但如何更好利用腾出的空间成了摆在桌前的难题。而此时伴随着经济发展,城市用地紧张问题的出现,城市居民也面临着活动空间紧缺、邻里交流疏远的问题。

 

地瓜社区的创始人周子书,同时也是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的教师,作为教学的一种实践,他将目光转向了地下室的空间改造。他发起了地瓜社区的改造计划,在朝阳区委社会工委、区社会办的大力支持下,“地瓜社区”这一集空间利用、环境友好、促进居民社区参与的新型场所应运而生。


地瓜社区的整体色调温暖明快,好玩有趣的同时还消除了人们内心的恐惧

你看到的这些图片就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安苑北里居住区19号楼的地下室和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甘露西园2号楼地下室改造后的场景。经由周子书带领的地瓜设计团队的改造,转身为色彩明快的公共社交和休闲空间。


社区内不仅有共享咖啡区、电影放映室、游戏室、创新教室、健身房等,还有着新的业态——BAUHAU LAB薄厚理发店。


周子书从成立团队开始,便将目光聚焦到空间中人的需求,有来自自然环境光线、气流的需求,有活动便利等功能性的需求,更有精神、审美的需求。他力求更多的年轻设计师能够沉浸现场提供设计解决之道。



初衷 室内设计变身社区营造


地瓜社区设立的初衷起源于周子书在英国留学时的毕业设计。受维多利亚时期地下室改造思路的影响,子书联想到北京当时的地下室状况,恶劣的居住环境也促成周子书想要做出一点改变的决心。

 

通过一系列的调研,他发现群居在地下室的租户也有着强烈的自我提升需求——希望在职业发展上习得更多技能,于是他想将地下室改造为一个“技能交换”的场所,让住在里面的人能够有一个平台交换自身技能——厨师可以教做菜,理发师可以教剪发,由此构成一个社区化的技能交换网络。通过一系列的调研与改造,最终初步实现了这个愿望。


薄厚理发店主理人之一、艺术家匡峻在亲自寻找和探访后,找到了两位客座理发师,每周到社区里来服务,将自己的视角和对理发的理解呈现给社区和周围的居民们


挑战 了解需求,就得和他们住在一起


设计的本质解决的还是人的问题,所以最大的挑战是沟通需求。一开始,创始设计师周子书跑遍了望京的地下室,98% 的房东都不想见他,因为他看起来不像是住在地下室的人。在周子书坚持不懈地寻找下,终于有一位房东愿意进行深入沟通。


后来子书通过他租到了一个14平米的地下房间,也通过他认识了各个房间里的朋友,并通过扫地、吃烤肉的形式与他们攀谈,最终才了解到他们的一些核心需求。经过了长时间的现场感受与发现,才完成了改造的第一步也是重要的一步——认识改造的目的与方向。


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安苑北里居住区19号楼的地瓜社区,基本功能是在改造前经过本社区178位居民的投票而定


细节 消除你对地下室的恐惧

在设计实施当中,设计团队通过空间的不同需求者衍化出了不同的设计结果,比如为了照顾带着孩子下楼的老人,把楼梯扶手设计成了双层(上层供成年人使用,下层更方便孩子使用),为了保护奔跑的孩子们,在每一个尖锐的桌角都套上了保护套,还有就是得知很多人害怕进入地下空间,就在地下室的入口设计了一个纵深的暖黄色箭头,好玩有趣的同时还消除了人们内心的恐惧这些设计是润物细无声的,看到人们十分自在地在空间里进行各种各样的活动,就是最好的反馈了。



现状 “自主生产+开放互动”的运营模式


在社区的营造上,地瓜团队采用了两套机制:一个是设计团队自己生产内容,一个是让居民或政府及其他社会组织以地瓜为媒介进行他们的需求表达,比如地瓜自发的小年夜活动、圣诞游园会,活动开放日等等。

 

而另一方面,作为社会各类不同需求的人群的媒介中心,有的家长会在地瓜开课,比如英语课、瑜伽课等等,来实现设计团队所提倡的“技能交换”,还有政府部门、社会组织等在地瓜举办的各种活动,比如党建、安全教育等各类活动。“自主生产”+“开放互动”使得地瓜社区在维持设计初衷的同时仍能保证新鲜的活力。


健身课、社区居民乒乓球比赛、创意团队的会议、年轻人的私人电影……不论怎样,这才是一座城市的多样性生态,不是吗?


影响  最好的回报便是“我愿意到这里来”


地瓜社区面向的人群不是某一个孤立的团体,而是社会中的每一个人,不分职业、性别、年龄,每一个个体都可以在地瓜找到属于自己的一个角落比如年轻人在地瓜自发组织的青年联谊活动中找到了心仪的对象;孩子在平日里下来看书、玩儿游戏,又或者是老人在某个悠闲的下午一起打牌、下棋,这些全都是地瓜社区在发展过程中发挥的一些小小的作用。

 

在后期,地瓜设计团队虽然没有做特意的“项目效应”调研,却也能逐步看到地瓜的影响力在一点点增强,比如来玩儿游戏的孩子比以前多了,老人们的活动种类更多样了,再比如参观的人数也在渐渐增多,公众号的关注人数也在持续增长,这些可能也是“项目效应”产生的一些令人些许满意的结果吧。


小朋友放学后在这里看书、写作业



周子书 

跨学科领域的设计师和调研者,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系统设计教研室主任,中央美院视觉传达硕士,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叙事空间硕士,专注于社会创新及系统设计领域的研究与实践,2006-2010年曾担任中国美术馆设计指导和策展人。


2019-03-10

善意的设计 | 社区地下室竟被营造得如此有趣,你也会爱上它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