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1日下午,中国艺术权力榜&中国设计权力榜“无界论坛”成功举办,著名艺术家滕菲、著名艺术家谭平、青年艺术家吴笛笛、青年设计师巨琳、青年设计师闫睿,以及一百余位各领域嘉宾齐聚观唐艺术区,在温馨舒适的展览空间中,娓娓道来他们对“无界·生命与爱”的理解。


无界·生命与爱论坛现场


“生命与爱”,是所有宗教、文化、艺术讨论的永恒命题,是无界的。但若问你,什么是爱?却很难给予一个绝对的定义。它等同于欲望吗?它是可以量化的吗?它是永恒不变的吗?它们作为根本的命题始终启迪着全人类的思考,文人赋予其情感维度的创作,科学家用生物学、物理学知识做出客观解答……而现场的五位嘉宾,则从自身的工作或生活经历中,分享了对与“生命与爱”实实在在的体会。


论坛现场展出了滕菲“以爱之名”特别创作的首饰作品《辛卯年》,这也是滕菲为中国艺术权力榜“艺术发现”公益拍卖创作的作品,以2011年滕菲给即将出国的儿子特别打造的吊坠为原型。作品的背面是滕菲和谭平夫妇的手机号码,正面是键盘,代表着保存,保存的是爱。


时尚致爱CEO、时尚新娘全媒体总编

本场论坛主持  冷雨璇


论坛的主题“无界·生命与爱”,看上去是一个特别宏大的主题,无论是剖析260万年的人类文明、两千多年的宗教发展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科技进步,都无法用完整的语言和结构去解释它。同时,它又那么细微,它是不是每天洒进房间的阳光?一封从纸信变成微信的家书?或是一个玻璃水杯上的两个手指印?


【论坛分享摘要】


滕菲

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硕博导师

首饰专业创建人学术带头人


时间和生命,一直是我感兴趣的的话题。


《胎记》


在儿时看过的电影里,母子相认都以胎记为证。在没有高科技可检测DNA做亲子鉴定的时代,胎记是人们赖以佐证的标识。在我的右侧腰背处也有一块只有父母才能辨识的胎记,这块胎记,自己是看不见的,当我16岁离开家到北京读书时,妈妈不无惋惜地说自己好像丢了一个女儿,好在这块胎记可以帮她找到我。从那时起,我会时常设法留意这块胎记,二三十年过去了,我惊讶地发现岁月可以改变身体的一切,而唯独那块胎记丝毫未变。


《胎记》


《那个夏天》


1987年我怀孕了。九个月之后,健康正常的我,本该自然生产,却不料腹中的胎儿有些懒散,超过预产期九天还不想出来,出于对胎儿的健康考虑,决定剖腹产。日子是我自己选定的,那是1988年8月31日的下午,孩子出生时间为下午4点15分。由于只做了针灸局部麻醉,因此过程中我的大脑意识清晰,能够一直跟随主刀大夫的手术刀在我那被撑的薄薄的肚皮上行进。在经历了一种似乎难以承受却还是承受下来的切肤之痛后,好像是一股血水涌出了那道裂痕,一阵热乎乎的感觉过后,孩子顺利诞生了。刀口用7针缝合了起来,留下了这个身体的疤痕。这道生命的印记换来的是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和母体的再生。


那个夏天⋯⋯于我意味深长。


《那个夏天》


【讨论】


谭平(著名艺术家)


2006年滕老师要给自己做一个展览,她先找遍自己全身不完美的地方,一个是胎记,一个是剖腹产留下的伤疤。


对于男生来讲,打个架留个疤更酷一点,对于女生来讲,在她身体上留下这个东西(剖腹产的疤痕)可能是她一生非常深刻的记忆。她把这个东西最终做成一个红色疤痕外形的作品,很多人看了之后都感到很震撼,特别是有过这样经历的女生。


滕菲


我并不认为自己在找一些不好的、丑的东西,我觉得那些东西在我看来是很美好的,是有力量的,是值得我去珍视的,包括岁月流逝人外形的变化,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个真实的呈现。


《追到天堂》


这件作品是对失去父亲的纪念。

我庆幸在父亲生前保留过一绺鹤发。那是在他病中的一次梳洗后脱落于盥洗盆中的头发,有意无意地被我存放起来。当他真的离我而去,消失得了无踪影时,心中的那股隐痛久久挥之不去。直到某天碰触到这帧案屉中“柔软而真切”的白发,我——被溶化、治愈了。


《追到天堂》


《追到天堂》-局部

《辛卯年》


这是一件银质吊坠,为出国留学的儿子创作的。吊坠的一面印着我与丈夫的电话号码,一面取形于电脑键盘“ctrl+s”,即“保存”的快捷键,寓意“贮存”。贮存什么呢?财富吗?当然不是。现在,孩子和父母之间,缺失的是情感、关爱。吊坠也表达了我们对儿子的牵挂之情,希望他能随时感受到父母的爱。


《辛卯年》


《磨玉》


每一块石头上都写了编号存档,我把它们看做不同的生命。我想激活它们,因此我将每一块玉石废料拿来每日琢磨,在保有原始初形的原则上不断琢磨,直至废料整体形状完善和谐。磨石的行为即为人性圆满的修为过程,无论雏形多么不堪,始终不急不慌不忙,从容淡定,顺其自然,随形修为,千姿百态。生命倘若于呼吸间能够亲和石之质朴、玉之高洁所蕴含的温润与美好,焉能有更多的奢求?完满与美好,终归是人性崇尚的终极境界。


《磨玉》


《小陶和小段的婚戒:影子》


小陶和小段是两个跳现代舞的年轻人,希望我帮他们量身定做一对婚戒。在开始制作前,我和他们交谈了很多次,感觉到他们生活状态的单纯和不易,为热爱的艺术守着一份清贫。从聊天中我还了解到一个有意思的细节:这对情侣,一个十指全斗,另一个则全簸。于是设计出一对“影子”对戒,造型采用和现代舞一般自由的异形,戒面饰金并用了小陶和小段相互交换过的指纹。在工艺处理上,为时间留有一定空间,佩戴者可以介入其中去琢磨、滋养、呵护,让对戒日渐圆浑、天成,一如他们的爱

《小陶和小段的婚戒:影子》


《光阴集》


光阴一直是我思考的一个命题,2008年我将自1990年代以来的随笔摘选出来编辑成一本自传性的文集——《光阴集》。

整理出来是想为自己的精神空间做一次清理,与关爱我的朋友分享一段人到中年的心路历程。我想,人可以“站”在空中,也可以“飘”在地面,灵魂与肉体的交融,只在瞬间,捕捉住这一瞬间,便把握了自己的人生。


《光阴集》


【讨论】


刚才滕老师说了她的人生,她的作品有一个特点,就是把两个不同时期的作品放在一起,直接产生一种联系,可以看出时间从中所起的作用。除了首饰,她还有一些其它的作品,装置、版画等,都有“在做”的概念。她的作品可能二十年前就已经做了,五年之后,又在上面加一些东西,再过一段时间又加一些东西,她在不断使作品更加丰富,就像人生一样。


吴笛笛

青年艺术家


没有杂草


世界上没有一种称之为“杂草”的草,所有的生命体其实都有自己的不可代替性、特殊性。在滕老师的“磨玉”系列里,所谓“边角料”的玉里体现了每一个生命体的唯一性。

 

二十多年前在中央美院念书,滕菲老师的课便开发了我们对材料非常个人化的感知系统,有一点“点石成金”的感受。当时我们满学校找各种各样的材料,非常兴奋,因为发现了各种材质带来的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吴笛笛作品《几何山水》


谭平老师让我们每个人特别珍视自己的感知力,他从来没有阻断我们的想法,一直都是希望我们遵循自己的意愿。

 

我可能对宣纸一直有种特殊的情感,多层之后,透出来的宣纸的颜色跟单层画上去的时间感或质感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用宣纸做了几个系列,在“竹”系列中,我去掉竹子的枝叶,保留竹干,我认为竹子的这部分最有精神,跟生命体的关系比较密切。


吴笛笛作品《静物-竹》


每个生命体都有自己的伤痛,就像让·热内说的:“美只源于伤痛。” 每个人都带着特殊的、各自不同的伤痛,或隐或显,所有人都将它守在心中,当他想暂时逃离这个世界感受短而深刻的孤独时,就隐退在这伤痛中。我觉得,其实伤痛会成为生命中最强悍的部分。


闫睿

独立设计师、首饰品牌“硬糖”主理人


答案在我们自身之中


《家族画像》是我毕业创作的一件作品,那时我身上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发现自己和家人的行为模式很相似,有一些相似之处在我意识到的时候我是想要避免的,但是无意识的时候会重复。这给我很大触动,我想探究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行为来源于什么,其中遗传和先天的因素占多大比例,又有多少是后天形成的,这种探究成为我做这个作品的初衷。做这个作品的过程中,我对家人进行了采访和记录,跟父母谈了很多,我父亲也手写了很长的信去梳理我们之间的关系以及家族的历史。


闫睿《家族画像》


我用了很多手工烧制的红色琉璃象征血脉的传承。这个材质是非常脆弱的,它太易碎了,几乎不能触碰,这种材质的选择正是我想要对家族记忆表现的感觉。


闫睿《家族画像》


《针》是我这个《家族画像》系列的最后一件作品,源于针灸的针,佩戴的方式其实就是针灸的方式:直接刺在身体上。我觉得在我对家族进行研究并做完一系列作品之后所体验到的感受,跟针灸给我的感受非常一致:针刺进去之后有一种酸胀的感觉,不完全是疼,也不完全是麻木,它很复杂。同时,针灸又有一个疗愈的作用。在针的顶部也延续了琉璃做的血液,像生长的血脉。


巨琳

设计师、Ju Smith独立首饰设计品牌创办人


梦飞


第一个梦与身体有关。滕老师跟我说首饰与身体有关,不仅仅限于日常生活的佩戴。我大学本科四年级毕业创作的作品之一,叫做《红》,我选了一种秋木,很长一段,分为三个部分,然后又用中国传统的结构将它们连接起来,在身体上进行缠绕。我想把首饰看作一个有机生命体,是生长在人身上的,并与人体完美融合。


巨琳的童趣首饰


第二个梦和亲情有关。有了孩子以后,亲情变成了我情感世界最重要的一部分,孩子的一举一动都会时时刻刻牵动着我的心。我的女儿渐渐长大,开始各种涂鸦,我自然而然把她这种流淌着爱和生命的线条转换成了首饰,作为一个家庭情感传承的信物。


第三个梦和飞翔有关。因为童趣首饰的初衷是为了记录和珍藏生命的美好瞬间,把它传承下去。在做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父母变得更认同孩子,而孩子也变得更加自信。



巨琳的童趣首饰


《红》


【讨论】


艺术家谭平(左)、观唐艺术区创始人李保刚(右)


李保刚(观唐艺术区创始人)


艺术家们太厉害了!刚才一句话生命中最强悍的是伤痕,刚才又一句话,每个人的生命有一个底色,因为你的底色是文化。

我的生命底色在十四、五岁的时候,正是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的跨越点,河里面洗完澡唱着歌就回来了,一边坐着拖拉机,一边读《陋室铭》,很快乐。语文老师随便说一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这也是生命底色。我们那时候不知道其实这是人生理想,这就是生命底色。后来我做观唐艺术区,跟设计师说要做出一条小巷,要做出美丽的景色。他说什么景色?我说“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结果他做了半天没做出来,因为他没有那个生命底色。



-链  接  信  息-

滕菲是中央美院设计学院首饰艺术专业的创设人。她在国内最早提出了首饰要为个体量身打造的观念。这种量身无关尺寸和样式,而是向内寻求每一个体的生命痕迹。她的试验从她自己和亲人开始。《那个夏天》《身体的寓言》《心悸》《谜》……这些作品都是将她或家人的吸氧管、心电图记录纸、磁共振脑电图以及脱落的头发作为素材,与银、珍珠、钛这些材质组合打造成为可佩戴的物件,物我天人一体。


-论  坛  背  景-

“中国艺术权力榜ART POWER100”是中国最具公信度和影响力的年度艺术大奖之一,从2007年创办至今,已成功举办十一届,以榜单的客观真实性、评委的权威性和发布渠道的广泛性在业内外树立了良好的品牌口碑。自2016年起,中国艺术权力榜突破单一媒体平台,实现跨媒体、跨平台联合呈现,成为极具社会影响力的文化艺术盛会。

 

2018年度中国艺术权力榜&中国设计权力榜的“无界论坛”,是在“艺术与公众:中国艺术权力榜十周年故宫主题论坛”成功举办的基础上,又一次集合艺术界、设计届、教育界、科技界、投资界、媒体界等各领域专家的文化艺术观念及项目交流活动。通过跨界、多元、务实的主题讨论,为艺术从业者们聚集思想能量,打开行业思路,催生话语影响力,增加文化艺术的社会辐射力,为优秀文化艺术项目搭建与商业投资交流的优质平台。




2019-01-21

无界论坛 | 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伤痛,但它会成为你最强悍的部分

“生命与爱”,是文化、艺术讨论的永恒命题,是无界的。